魔界小金毛 加旋 贾修

魔界小金毛 加旋 贾修(38)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jaxtama 本章:魔界小金毛 加旋 贾修(38)

    《魔界小金毛加旋/賈修》Polyamorystory第38章~真相

    终于来到了学生会长选举投票的日子。

    投票日是重要的活动,所以校方特别将该日上午的课程全部取消,改为进行

    学生总会、政见演讲与选举投票。

    或许是跟学生自身有密切的关係,校内从上星期宣佈的那一刻开始已经笼罩

    着微妙的气氛。

    很多学生很早之前已经知道,在今次选举之前,学生会与狂热分子其实在去

    年已经开始为社团问题互相角力。

    现任学生会长杉原梓,曾经以非学术社团为理由,多次公开拒绝受理『偶像

    同好会』申请成为校方正式承认社团而备受学生广泛支持,加上这项提议在非学

    术的原则上无法受理,狂热分子一直处于下风并不断纠缠并寻找下手的机会。

    而另一方面,作为下一届学生会长候补的清麿,连续两次『满分状元』以及

    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的成绩,他的活跃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去年的学园祭募捐取

    得空前的成功,两者为校誉得到明显的提升,这些功绩得到接近全数女生以及高

    年级男生支持,使他在今次选举中佔得压倒性的优势。

    偶像同好会的规模虽然大幅痿缩,不过,狂热分子依然存在并且顽强反抗,

    企图透过在今次学生会选举中胜出,修改校规以癫覆整个传统社团基准,大部分

    学生因为害怕步向金山的独裁统治,明白现状的学生对此感到更强烈的危机而拼

    命游说不要投票给金山。

    他们认为是保护校园和平的责任和使命感,这个情况已经让陷入劣势的金山

    更为严峻。

    ◇◇◇为了防止狂热份子借故引起骚乱,以加奈子为首所率领的风纪成员,

    向着清麿和学生会长他们方向过来。

    作为风纪委员长的加奈子,表示刚才收到了训导主任的命令,在最坏的情况

    下,即使行使武力也要守护清麿。

    「这个有点太夸张啦!他们不可能做啦!」

    「一点都不夸张,正所谓以防万一。假若清麿同学再次遇袭受伤,训导主任

    说如果这件事传了出去的话校长可是会昏倒啊。」

    或许考虑到去年的情况吧?校方似乎认为他们败选的时候必定出手的状态。

    因为是校誉,所以配置人手不可能轻率,这是风纪方面考虑到风险而决定人

    数。

    「既然加奈子同学这么说,那就按照妳的方式吧。」

    得到清麿和会长同意的加奈子,随即转身向背后的风纪宣佈人手调配的安排。

    「好了,各位到齐了吧?那么我们现在要进行岗位的分配。」

    虽然学生已经进入体育馆,不过所有负责风纪的委员因为负责维持跌序在体

    育馆内的旁边集合。

    虽然委员本身属于固定职位,而且很多成员同时兼任其他社团,所以他们採

    用轮流制度,在必要的时候向学生会抽调人手应付需求。

    大多数重要场合才有机会全员到齐。

    当然,学生会长选举这项活动,是少数让全体委员总动员的其中一项活动。

    「二年级生负责讲堂内部。讲堂下面的由三年级和一年级学生共同负责。」

    学生会成员的总人数为6人,活动执行委员会的总人数为24人,而负责

    风纪的成员总人数为2人,理论上除了风纪的2人负责校内的风纪,必要的

    情况下,学生会的6人还是可以在必要时加入作出支援。

    当然,加上活动执行委员的24人,单靠36人维持会场内的43多名学

    生好像不可能,不过维持聚集在体育馆的情况下当然没有问题,而且现在他们要

    预防的,还是一小部分的狂热份子。

    「晃负责保护清麿同学,而讲台方面由我来负责,正门的交给绫崎学姊和宫

    崎同学。还有的是,后援会的......」

    聆听加奈子指示的清麿和绫香,觉得她跟以往有点不同,看起来她干劲十足。

    或许是首次大型任务吧?接替去年月提早离任的风纪委员长金泽。

    三年级的金泽浩二,因为准备大学联考而提早离任,他也是有份引荐清麿进

    入学生会的其中一位男生,而他有意离任前一个月,在委员全数投票支持下,远

    藤加奈子顺利接任成为风纪委员长。

    当时成功引荐清麿加入干部后,现任的学生会随即引荐多位一年级学生,加

    奈子跟明日香一样,少数正义感强烈的女生。

    「......讲台的右边是本田学长和小早川学长,左边的是中岛同学和

    三浦同学...麻烦各位了。」

    负责风纪的所有人夸张地呼喊及向加奈子点头表达确认之意。

    另一方面,训导主任也率领几位导师亲自来到讲台旁边,为这次的选举作最

    后防线。

    名义上是为今次的选举进行监测,不过对于校方作出这样的安排,清麿不禁

    露出苦笑。

    真是滴水不漏的安排啊!这是清麿在这刻的感想。

    或许是学园祭事件的对策吧?这是代表万一「狂热份子」

    意图利用示威甚至抗议冲向台上,企图袭击台上干部时,训导主任和几位导

    师作为最终防卫线,不过清麿几乎不担心会发生这种事态。

    只要有正常头脑的就会清楚明白,这所高校的男生应该没有鲁莽到在小惠面

    前袭击清麿。

    应该说众人肯定知道在校内袭击清麿是鲁莽之举,特别是思想比较成熟的三

    年级男学生。

    跟上次学园祭遇袭的情况不同,在这种严密监视的气氛之中,狂热分子想出

    手也无从出手吧?只要对台上的干部有所动作的时候,就会被委员以及训导主任

    当场制止甚至制服,这种事的后果当然显而易见。

    成功的机会率等于零,无论狂热分子再怎么狂热疯狂,也不会愿意愚蠢地冤

    枉送死。

    那种冲上讲台的自杀式恐怖袭击是建立于能够危害对手为原则,而且这种愚

    蠢的行为只会换来休学的严重处分。

    既然狂热分子无法动手,更不可能轻举妄动,这是清麿现在的想法。

    纵使是这样,他还是要维持看起来没有什么的扑克脸,看着站在旁边的新一

    任领导班子。

    会长拥有挑选干部选任的资格,一般来说,会长通常挑选学生会内的委员。

    除了8位普通委员,核心干部成员包括「副会长」名、「秘书长」2名、

    「会计」

    和「书记」

    各2名,包括会长在内,这些重要职衔一共8人组成。

    虽然绫子可以胜任副会长,清麿为了大局着想,清麿决定了金子为副会长,

    而支援会长和副会长的两个秘书长职位,则由永仓绫子和村上静香出任。

    不过按照会长的需要,由8人组成委员最高的人数可以扩展到人。

    为了减轻干部的工作量,避免他们未来的学业出现负担,清麿增加了2名委

    员协助书记和会计的日常工作。

    最后从一年级挑选了2位男生,对于挑选两位男生进入学生会,其他学生普

    遍认为清麿的举动是释出善意。

    「那么准备好了吗?清麿学弟,你过来一下。」

    只剩他们两人之后,会长恢复往常的语气。

    「清麿君,一直以为你会让绫子学妹为副会长,而任命惠学妹作为秘书长的。」

    「会长,这是不可能的吧?惠小姐将会是三年级生,而且这样的安排只会招

    惹男生的怨恨。」

    纵使排除了个人感情,也要充分考虑女友是三年级生,而且排除一切被那些

    狂热分子的攻击借口。

    因为女生的一致推荐,所以清麿决定了负责为自己应援演讲的是绫子,而金

    山则派出仲村真理子进行应援演讲。

    「呵呵...真是这样吗?看来公平竞争真的很困难呢!不过,绫子学妹作

    为你的秘书长,这样子的安排真的没有问题?」

    对于梓会长一知半解式的挖苦,清麿只能够苦笑回应。

    梓跟绫香是少数知道事实部分真相的学生,对于清麿这样照顾绫子,她们曾

    经担心二人三足的感情出现问题。

    偏袒是一般的女性绝对不会容许的,这是她和绫香的看法。

    怎会有女性肯互相扶持和谦让?而且两位还是那么优秀的女性。

    不过正如她们所见到的,他们三人并没有引起任何问题,对于公平竞争而且

    能够和谐持续下去,她实在佩服得五体投地。

    看来小惠和绫子的和谐相处已经远远超过想像,两人感情深厚,所以她们两

    位女生能够彼此融洽相处,关係看起来彷如姊妹般亲密,或许这是相当个别特殊

    的成功例子。

    当然,会长他们一直以为小惠和绫子是公平的良性竞争,不知道她们两人跟

    清麿进行Plr。

    ☆☆☆『金山冈同学是一位正义感十足的男生,虽然部分学生对他产生了不

    同程度的误解......』根据抽籤结果,金山阵营率先进行应援演讲,而代

    表金山进行应援演讲的,是年级班的仲村真理子。

    对于真理子肯为金山站台进行的应援演讲,静香感到相当惊讶。

    为了挽回金山的负面形象,派出女生进行应援演讲或许可以取得不错的分数。

    而且真理子演讲很镇定,某些地方巧妙地掩盖了金山的缺点,看来事前应该

    做了不少功课吧?「演读很流畅,看来真理子有经过一定的练习。」

    对于女友的讚叹,金子则摇了摇头后说。

    「找真理子来演讲真的有一套,不过,会场里的意识已经散漫了,认真听的

    同学恐怕连一成也没有吧...」

    静香的视线从真理子身上转移至台下的学生,确实如男朋友所说的一样,大

    部分学生的神情露出了散漫,恐怕他们没有将精神放在台上。

    不过情况很快出现改变。

    『......基于以上的理由,金山冈同学提议进行改革,废除学生会干

    部选任资格的封建制度。还有,成立社团......』真理子将政纲说明出来

    的时候,静香看见二、三年级区已经有学生默默地动笔起来,应该是为了下一节

    的提问环节磨拳擦掌准备质询。

    到底金山如何应付?静香实在很想知道,在这个时候,真理子终于顺利将应

    援演讲读毕,而且她还是得到基本礼貌的普通公式的掌声。

    能够得到不俗的反应,站在演讲台旁边候选人位置的金山,他认为自己确实

    有力跟清麿一战甚至战胜对手。

    随着演讲结束,负责应援演讲的绫子准备就绪。

    『接着下来是高岭同学的应援演讲,有请永仓同学。』伴随着绫子出场的,

    除了热烈的掌声还有不分男女的欢呼声。

    仅仅介绍出场而已,露出轻鬆笑容的绫子步往演讲台。

    演说期间,学生的视线和听觉明显集中过来。

    『......正如之前的资料,候选人高岭清麿同学过去半年的实绩十分

    值得我们骄傲,去年国际数学奥林匹克代表国家出战,高岭清麿同学成为了日本

    首位夺得3面金牌的选手。而去年学园祭的慈善活动......』演说完结的

    时候,绫子得到台下学生送上热烈的掌声。

    面对对手得到台下学生热烈掌声,这样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台下的真理子已

    经判断胜负无法逆转。

    (很强!清麿本身很强,不过负责应援演讲的绫子也很强!不愧是预定会长

    秘书,她的实力果然不是盖的,最重要的是清麿所积累的功绩有着不可动摇的强

    大,虽然早知道胜负...不过...)不过金山曾经说过有秘密武器的,真理

    子实在想不到金山所指的祕密武器到底有什么能耐可以逆转。

    进入质询时段,金山不断受到学生的穷追勐打。

    跟率先接受质询的清麿情况完全相反,清麿非常轻鬆完成学生的提问,纵使

    面对狂热份子的无理质询,清麿高明的回答让对方投降败退。

    而对手金山则陷入水深火热之中......「......莫非金山同学

    打算成立那些后援会没有任何私心?还有,以你现时的成绩和品行,你认为真的

    可以领导我们所有的学生?还有,......」

    这位清麿没有多大印象的一年级男生,应该是狂热分子以外的男生,站上质

    询席的他,毫无保留地向金山提出个人能力的质询以及私心。

    以己之长,攻人其短,这是辩论的基本原则,而金山的政纲、个人成绩以至

    操行成为了大部分学生的攻击目标。

    「......以金山同学现时的操行来看,我相信他将来成为会长后肯定

    独断独行,成为一个以自己私心利益的独裁者!」

    「......什么解散天文部这个传统学术社团,用一个什么UFO探讨

    的社团取代,这不是活生生的私心表现吗!」

    「成绩吊车尾、操行不佳的金山居然妄想问鼎会长宝座,别开玩笑了!!」

    完全处于挨打局面,或许金山本身始料未及。

    女生的强劲反对,或许他已经预料之中,可是面对大量男生的质疑甚至反对

    ,他本身有点始料未及。

    而且男生的分佈相当平均,无论是高年级的还是同辈的一年级,他们对于金

    山相当抗拒,差不多可以用讨厌和面目可憎来形容。

    曾经妄想透过选举为负面形象洗底,以赚取小惠好感的计划完全失败。

    大大小小反对金山的佈景道具,逐渐将金山沉醉于妄想中,一下子强制拉回

    到眼前的现实世界。

    「......我承认以往的性格比较冲动,不过希望各位能够给我一个机

    会,还有,提议成立这些社团的我并没有任何私心,希望可以向多元化方向发展

    ......」

    虽然以多元化发展为借口,不过学生内心其实相当明白,这一切是金山为了

    讨好小惠的举动,稍为有点分析能力的学生,他们并没有动摇已经决定的投票意

    向。

    更为致命的,金山已经沦为人肉录音机,不断又不断重複同一个答桉,让台

    下的学生感觉到金山已经技穷,某些学生更不耐烦的向他瞪视起来。

    好不容易挨过质询环节的金山,纵使怎样愚蠢也感觉到大势已去。

    毕竟他实在过于天真,幻想打算当选成为会长之后,透过修订校规后正式成

    立『大海惠后援会』和『宫泽惠理香后援会』,金山一直认为校内设立这类的社

    团,最能够直接向小惠表达有关热情,而且他已经想好了详备的计划。

    根据校方的规则,作为学生会的会长,不能够出任校内各社团的会长和团长

    ,当然,所有的规则建立上也有潜规则,会长可以避过规则,以『名誉顾问』身

    分加入『大海惠后援会』。

    万一正式成立为校方认可社团,作为当事人的小惠势必被拉上关係,出席这

    个社团的活动,金山他当时想到,除了可以从可恶的清麿手上抢过来之外,还可

    以运用学生会会长的权力和名誉顾问的优势,透过社团促进及发展感情,确实是

    完美的计划。

    那么到时一定引起传媒的注目,或许小惠会投怀送抱过来。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金山的团队里面有三位叛徒逃向学生会那里。

    严格来说他们并不是叛徒,只是无法跟随金山他们疯狂的行径而自行离队。

    他们便是山中、真理子和铃芽。

    逃过来的原因,是交待这场闹剧的真相。

    现任的学生会干部及清麿和小惠因为进行竞选活动,所以无法时间知道

    闹剧的真相。

    而在讲台后方看着的新一届学生会干部以及负责看守的和也和次郎,他们听

    完真理子的交待之后,各人随即面色一沉,然后往金山的方向瞪了过去。

    对于曾经称为朋友的金子,对于金山背后的目的表现强烈。

    「那傢伙是白痴来吗?居然为了一己私慾而搞出这场闹剧!!」

    金子噼头的这一句话,完全是在场干部的内心想法。

    「金子......」

    对于这种幼稚的行为,作为金子女友的静香不知怎样形容。

    「唉......次郎,所以我早就说了,看来那群愚蠢的男生已经无药可

    救,那个金山的学弟已经玩完了。」

    「嗯...不愧是和也,我想应该是了,不过事件还是等待结束后,才可以

    向会长他们报告吧......」

    「那、那么,金山同学会不会受到惩罚啊?」

    虽然跟金山只有朋友上的交情,铃芽对于后果还是表现忧虑。

    抓了抓头髮的和也,然后露出苦笑向铃芽说,「惩罚?我想会长应该不会啦!而且说到惩罚的话,我想无论是金山学弟以及那群男生,从今日开始已经得到

    最大的惩罚。」

    头脑不灵光的铃芽,无法理解和也前辈这句说话的含意,不过在场的其他学

    生,则不约而同点了点头。

    经过今次的事件,金山和这群男生势必被进一步孤立,这个已经是最大而且

    严苛的惩罚。

    另一方面,处于不利形势的狂热份子,以「质询人」

    的身分率先向现任会长进行攻击,企图妄想能够形势出现戏剧性的逆转。

    本来是现任会长任内的总结讲话,却被狂热份子借故利用。

    「以现时问题的来说,是有必要变更这个世袭制度,我当然是指是会长随便

    指任哪个学生担任学生会干部!」

    意图显而易见的这段质询,清麿不禁蹙眉起来,对于狂热份子质疑校方的传

    统是下策,而且会长已经做足准备功夫,以正面的方式回答这个问题。

    「我下週就要交出学生会长的位子,而且我并没有特别指派新的干部,因为

    由引荐至会内的投票的制度相当完善,会长这个位子从选举制度产生,只要..

    ....」

    并没有等待会长说完,那位男生毫无礼貌地打断。

    「只要?只要妳的指示下,随意任命妳喜欢的干部出战选举吧?」(居然用

    「喜欢」

    这种字眼,真是...)清麿心想,他居然抹黑得这么露骨,而且用这个理

    由企图掩饰学校订立了数十年的传统。

    一直以来,学校订立的制度相当完善,学生会最后推举出来的后选人,学生

    一般没有任何异议,以上一届的学生会长选举为例,纵使当时没有对手的情况下

    进行表决投票,梓还是得到83%的支持而成为会长。

    「喜欢?作为会长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成绩优秀的学生被邀请进入学

    生会,这是学校一直以来数十年的优良传统,高岭学弟连续两次考试中以满分取

    得名,这个已经完全符合学校的要求。而且在最后一次大型问卷调查及投票

    中,支持高岭学弟成为下一任会长的比率为87%,莫非凭这个支持率出选的理

    由不够充分吗?」

    会长说到这里,场中响起了短暂热烈的掌声。

    没有半点空隙,狂热分子这次的攻势彻底失败。

    讲堂的气氛明显对会长有利,使得再怎么迟钝愚蠢的狂热分子,都觉得这个

    形势已经陷入绝对的不利。

    既然无法得到预期效果,这个时候,那位狂热分子的语气突然变得歇斯底里。

    「根本就是诡辩!会长根本就是想让某个学生进入学生会,故意接近他这个

    不良动机才是真正的偏心吧!」

    同一时间,台下狂热分子纷纷地地大喊「没错!」、「就是这样!」

    的声音,虽然他们马上被其他学生的嘘声风暴吹垮,而且他们所引发风暴的

    大浪同样卷向质询席。

    「诚实一点吧会长!其实妳的真正目的,是为了想接近他才让那个一年级的

    进入学生会吧!」

    歇斯底里大喊的他,随即用手指狠狠地指向清麿。

    「因为妳一直喜欢他!我知道妳在情人节当日有送赠巧克力给他!这不是活

    生生的証据吗!!」

    送赠巧克力跟选举看似毫无关连,而且指会长一直喜欢清麿当然是无中生有

    、妄自菲薄的发言。

    不过因为清麿本身深受女生的欢迎,让这一番说话发挥出乎意料的显着效果。

    嘘声风暴很快平息到鸦雀无声,而且全校学生的目光,在会长与清麿之间来

    回。

    听起来好像是『会长因为喜欢清麿,为了亲近而滥用权力将他引荐进入学生

    会』这种状况。

    (正如绫子她们所料,果然使出恶意中伤那一招......)清麿清楚知

    道,这类攻击往往是最有效的,当然只要当事人及时出来解释的话,杀伤力应该

    不大。

    (喂!妳露出这种表情只会增加误会吧!)可是,当他看到会长微微脸红的

    样子,内心不禁如此吐槽起来。

    不过,打破僵局的,是来自讲台的一句女性话语。

    「请你不要随便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说话!」

    小惠不知何时从椅子站起来,同时以严厉的视线紧盯着那位同辈的男生。

    会长以当事人身分接受质询,所以临时由副会长绫香担任中立立场的议长,

    小惠担任她的助手。

    作为助手的小惠,比担任议长的绫香反应更快,向那位男生作出反击。

    「根据你刚才的发言,我认为你对会长的误会已经做成不可原谅的中伤。首

    先,刚才你说那位一年级学生,引荐的要求完全符合本校的传统,我相信在坐的

    各位最清楚不过。更重要的是,会长她已经有一位要好的男朋友,会长所送赠的

    巧克力是纯粹作为答谢的人情巧克力,相信当时在场的女生可以作証,假若你有

    所不服请提出进一步的证据,证实会长对那位一年级学生持有特别的情感。」

    其他女生纷纷站起来声称可以作証,最让狂热分子沮丧的,还是部分男生表

    态可以作証。

    (将军!不过......)对于爱侣的出手开脱,已经决定了今次事件的

    胜负,不过清麿同时察觉某个危机浮现出来。

    「这......」

    小惠的一针见血,那位男生当然支吾其词。

    「因为妳一直喜欢他!」

    最新222点0㎡

    以及「会长对清麿持有特别的情感」

    本来就只是恶意中伤,他好歹也自觉到,假若事败的话所面对的后果有多严

    重。

    小惠严厉的目光,凝视寂然不动的那位男生。

    冰冷毫无半点感情的视线,双眼蕴含的愤怒之意,试图彻底击退对方的战意。

    一直以来,无法保护恋人安全的小惠,她对于狂热分子的行为可以用恨之入

    骨来形容。

    另一方面,被憧憬的偶像如此对待,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不过,决不能在这个时候投降的,本来呆立在原地的男生,他打算作出玉石

    俱焚的行动。

    「哼!高岭哪傢伙曾经在国中时期逃学,试问这样的傢伙怎能够成为学生会

    干部,怎可以让这样的坏傢伙成为会长带领我们!」

    随着黑材料的爆发,台下狂热分子纷纷地大喊起来。

    『没有错!曾经在国中时期逃课的一年级生可以出任会长~?』『逃学的傢

    伙就是坏傢伙!』黑材料可以说是非常低级的手段,而且契机更是非常重要,狂

    热分子被压制至今处于劣势,或许产生了自暴自弃而不惜背水一战的心态,不过

    最教人失算的,并不是他们以最好的时机将黑材料释放出来。

    恐怕是他们盘算清麿对忌讳的过去不会反击,打算装作没有听到作出避。

    利用黑材料企图抹黑对手,这种手段在选举期间经常发生。

    当然,打击对手的程度往往视乎丑闻的内容。

    狂热份子并不知道,部分女生和学生会干部已经知道清麿的过去。

    而且他们所指的『逃学』并不正确。

    应该是受到同学欺负而『拒绝上学』这个说法比较正确。

    这个确实是天大的失算,已经从阴霾的枷锁走出来的清麿,确实没对这些黑

    历史抹黑有任何表示,不过最大的失算,是学生普遍对这种丑闻的可信性。

    『喂!你刚才胡说什么!』『骗人!竟敢对清麿同学乱说话!』『喂!想讲

    什么给到老娘前面讲!』『是谁指使抹黑?将卑鄙的傢伙抓出来示众!』出言抹

    黑的狂热份子,和周围清麿的支持者发生言语冲突。

    「麻烦安静!请坐下!」

    「请各位肃静!」

    「大家请冷静下来!麻烦高岭同学对这个问题作出解释。」

    梓、绫香和小惠相继作出劝止,因为以当事人会作出解释的静止契机下,清

    麿选择站起来作出解释。

    (果然是这样子,看来真的要好好向紫筑道谢才行啊......)所谓迟

    早要面对,没有想到这么快便要面对。

    回想起去年生日的时候遇上紫筑解开心结,清麿内心不禁感激万分。

    最后,清麿毫无保留地交待过去国中时期的事情,在场的学生已经对真相充

    分理解,对于狂热份子所指的『逃学』,根本就是扭曲事实的抹黑。

    随着事件真相大白,台下的学生纷纷大喊起来。

    『到底是谁?现在是否我校的学生?』『卑鄙!竟然这样抹黑实在不可原谅!!』『给我下来!告诉我哪个男生到底是谁?』面对声讨的呼喊源源不绝,除

    了那位狂热份子的背部凉了一截,还有当时国中时期欺负清麿的主谋,同样站在

    讲台上竞选席上的金山。

    彻底的失败,抹黑不成反而让自己陷入危险的境况,当然金山他并不知道,

    他憧憬的偶像小惠很早已经知道事件的一切,包括曾经出手欺负的人。

    而另一方面,为了保障那位男生的人身安全,被学生委员邀请下离开返回自

    己座位的他,被两人负责风纪的委员暂时保护。

    结果,狂热分子节节败退,会场完全在声援与奚落的极端情绪下结束,学生

    们还是收拾心情乖乖的列队投票。

    他们从导师手上接过选票,然后在礼堂旁边设置的桌子上用『★』的印子在

    候选人的空格上印上,最后他们排队将手上的选票投入设置在台上正中央的投票

    箱内。

    投票箱以透明胶片製作,投票使用不记名的方式,投票结束后随即进行开票

    ,除了台下的学生注视,整个过程除了双方派出代表外,训导主任及导师同时为

    今次的得票进行监票,分钟后,投票结果随即由即将卸任的学生会长杉原梓

    进行宣佈。

    结果是——「高岭学弟,恭喜你。」

    「恭喜您,清麿君。」

    「清麿同学,恭喜你。」——结果理所当然,本来不用多此一举的选举结果

    ,来自讲台甚至台下各处传来的祝福声,清麿顺利当选为下一任学生会长。

    投票数:48票。

    有效票数:477票。

    而清麿和金山各人得票数则是......在体育馆内的休息室,部分学生

    干部最后听取有关这场闹剧的内幕。

    所谓的部分干部,包括现任的会长和副会长、书记小早川和也、本田次郎和

    他的女友早川穗子。

    而在场的下一任干部,负责风记的委员长远藤加奈子和她的男友谷原晃,即

    将成为副会长的金子,以及她的女友兼任秘书长村上静香。

    当然,清麿的女友小惠以及成为秘书长的永仓绫子理所当然包括在内。

    「......本来想来一个选举后的检讨,不过这次的经验实在是...

    ...」

    「清麿学弟,其实今次的经验相当宝贵,我相信下次......」

    清麿听着绫香安慰的说话,以及次郎藏不住打趣心态注视记票表上的结果。

    「虽然知道会获胜,不过没想到居然是这种结果......清麿457票

    、金山学弟2票、弃权3票...换句话说,清麿的支持率超过95%啊,很

    厉害啊!这是有史以来最高支持率当选成为会长耶!」

    当时取得73位学生提名的金山,结果因为大部分学生变节而惨败。

    对于次郎挖苦式的夸奖,清麿明显不为接受。

    「慢着!我相信当时很多人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投票给我,这个结果我是不

    得不承认的。可是......」

    清麿以「没有选择」

    的言外之意表示意见,得悉闹剧真相的他,精神的疲劳已经让他失去干劲。

    「说到投票,原本还担心会出现相当多的废票,不过当看到选票上写着『清

    麿王子殿下』或『我最爱的清麿同学』或『我们的清麿同学』之类的.....

    .我个人觉得她们并不是没有其他选择权才会这样耶。」

    次郎说出了投票的另一个焦点,选票变成了公开示爱宣言的活动,或许会让

    小惠和绫子的内心产生妒意。

    作为女性的直觉,男友如此受到女生的欢迎,梓一直觉得她们的心胸不可能

    如此宽宏,所以随即唐突转变话题。

    「其实今次的事件,虽然想过那些狂热分子的目的,不过没有想到来自金山

    学弟的私心,可是他们已经得到很大的教训了。」

    会长的这一番说话,让在场的干部沉默起来。

    「已经很可怜的了,金山和那群男生离开体育馆的时候,不断被其他学生奚

    落和斥骂,我相信那个所谓后援会应该玩完了。不过,其实那群男生不知道她已

    经心有所属罢了...」

    和也说到这里,视线的焦点随即降临在清麿的身上。

    「恭喜你啊清麿,以后的事情交给你囉!」

    听起来好像话中有话,或许是和也故意趁机作弄,清麿听起来好像『父亲将

    女儿交托』的错觉。

    喜欢向对方挖苦是这位学长的性格,清麿还是礼貌地接受和也的握手恭贺。

    「和也,你真的没有混入其他的想法吧?」

    「真是的,那是你的错觉」

    和也的内心已经认定小惠和绫子已经是清麿的妻子,因为其他男生不知道已

    经名花有主才会这么说。

    当其他学生纷纷上前向清麿恭贺的时候,在这个时候出现了惊艳的一幕。

    一直是清麿其中一位女朋友的的绫子,选择以亲吻脸颊的方式作出恭贺。

    作为另一位女友的小惠,当然清楚目睹整个过程,对事件真相不知情的静香

    和金子,满以为将会发生修罗场的时候,穗子却不以为意地说。

    「绫子,这样子已经足够?」

    穗子带有挑衅的笑容,绫子再次作出惊艳的举动,她毫不客气地吻了清麿的

    嘴唇。

    「绫、绫子!?」

    对于在其他学生面前接吻,清麿显得相当尴尬。

    完全不知道事情发展的远藤加奈子和她的男友谷原晃,两人顿时被眼前光景

    傻眼起来。

    「绫子!妳怎可以当着惠学姊面前做出这种事!!」

    作为绫子亲友的静香,狠狠训斥这样挑衅的行为。

    「啾~~!这是公然挑衅吗?」

    「哈哈......两手皆花,这样简直像是……夹在女朋友之间的构图。」

    和也和次郎这番话不是风凉话,是率直的感想。

    「嘘!次郎、和也,作为男生不可以讲这种话吧?」

    「难得一场好戏就要上演耶~~」

    对于绫香忙于将事情降温,和也抱着有好戏上演的心态注视事情的发展。

    「绫、绫子!妳应该知道小惠学姊已经跟清麿同学交往,为什么妳还要故意

    这么做?」

    「咦!?惠学姊跟清麿同学交往!?」

    远藤加奈子首次知道这个震撼的内幕。

    「只不过是恭贺之吻吧?绫子毫不犹豫就和清麿接吻真是有胆量呢。」

    「加奈子,那个不是值得佩服的事情。即使是儿时玩伴的关係,异性之间要

    保持一定的礼仪,这样的行为不值得鼓励。」

    「静香,想不到妳这么保守呢...」

    「不可以的事情就是不可以。清麿同学和惠学姊已经交往,普通的握手方式

    就可以了。」

    穗子以为他们知道真相,所以才故意向绫子作出挑衅,不过她目睹加奈子和

    晃的两人反应后,看来他们不知道清麿和小惠交往,而作为绫子的亲友的静香,

    看来对这位多年的好友有所隐瞒。

    露出意味深长微笑的她,向4位不知道的后辈进行试探。

    「哟?是啊!加奈子他们好像还不知道,难道静香不知道?有关绫子和清麿

    同学的事情。」

    「咦!?」

    「穗子学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个嘛......绫子,由妳来向他们解释如何?」

    向穗子点了点头的绫子,随即向好友解释起来。

    「静香,其实人家和小惠是清麿君的恋人,我们已经偷偷地交往了一段时间

    ,一直隐瞒妳实在相当抱歉...」

    「真的假啊!?」

    随着清麿和小惠点了点头,静香变得有点歇斯底里。

    「喂!你们到底算是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居然隐瞒我这个多年的好友

    ......妳到底知不知道我一直很担心妳啊!!」

    纵使清麿和小惠交往,以为好友毫不死心竞争,静香确实为绫子的感情而担

    心。

    「静香,其实清麿同学是为了大局着想而作出这样的决定,不过我一直很想

    知道,为什么你们三人会走在一起?最重要的是,正如次郎刚才所说,「两手皆

    花」位男生同时跟两位女生交往,过程一定会产生火花,可是妳们现在看起来

    一点不像互相竞争,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向静香作出安抚的穗子,她的目光转向清麿那里。

    「达令...」

    「小清...」

    她们坚定的目光,清麿沉默了片刻后,选择透露整件事情的真相。

    「看来我还是要作出交待啊,其实并不是什么秘密来的,只有点难为情而已

    ......」

    最后,清麿将父母曾经就读的事情、三人是儿时玩伴并且曾经母亲们指腹为

    婚,简单直接告诉在场所有干部。

    「真的假啊!?清麿的父亲曾经是这里的学生会长,而绫子同学的父亲是副

    会长?」

    「是真的哟!金子学弟,根据历年的学生会名册上,确实有清麿学弟和绫子

    学妹父亲的名字,所以某程度上他承继父亲的道路啊。」

    翻阅学生会名册的绫香,証实了绫子的父亲永仓巳晨曾经出任学生会副会长。

    「清麿,为什么要找我而不找绫子同学做副会长?」

    「金子,如果这样安排的话会很不妙吧?情侣担任会长和副会长这种事情,

    而且绫子是选择了做秘书长,所以找你是最好的,不过果然......学生会

    干部果然当时已经知道。」

    「不好意思哟!因为我们必须保密......」

    「其实我跟小惠她们在寒假的时候才得悉的,不过话说回来,难怪次郎你当

    时说知道我接受学校引荐的时候,就算是拖的也要我加入学生会,原来当时学生

    会干部是知道的。」

    「哈哈...是啊,不过有关永仓学妹父亲是副会长的事情,也是刚刚从你

    口中得悉的,原来连繫你们三人的除了命运、还有因缘各种各样的啦。」

    「还有一件事情哟!其实梓已经知道了你们的感情好像二人三足,在去年招

    揽你清麿学弟的时候。」

    绫香的一句话,清麿终于彷然大悟。

    「噢......难怪会长当时总是这样编排,原来当时妳已经...」

    「是啊,本来这样的安排,除了保障当时你的安全外,另一个目的是打算让

    她们公平竞争的,直到听到你刚才的说明,才知道你们Plr..

    .」

    「嗯,......不过拜託!绝对要保守这个秘密,否则我不可能平安离

    开这里。」

    双手合十的清麿,向在场的好友拜託保守秘密。

    最后,在场的伙伴承诺为他们保密。

    「其实一直以来觉得很奇怪啦!因为绫子和惠学姊的关係感情融洽得难以置

    信,而且在开学后的短短一个月之内。」

    「毕竟她们以前是儿时玩伴,所以感情发展速度可以相当惊人。」

    「加奈子说得对啦!难怪清麿对其他女生亳无兴趣,起初还以为他对女朋友

    这类东西没有兴趣,原来已经名草有主。」

    「晃说得非常对耶,原来很多女生已经失恋,而且还是在几个月前。静香,

    换上妳的话会接受吗?」

    「不可以,如果爱只有/2的话我个人无法接受,因为作为女性始终喜欢

    独佔所爱的人。」

    「就是这个!正如静香所说,绫子、惠学姊,妳们真的没有想过独佔?」

    「没有哟!人家跟姊姊并没有这个念头,而且我们3人一起很快乐。」

    「正如小绫所说,我们彼此并不存在先后什么的。」

    「咦!?清麿同学,绫子和惠学姊所说的是真的吗?你们3人一起的时候,

    绫子和惠学姊真的没有争风吃醋之类的事情发生吗?」

    「没有啊,初期曾经担心出现这些事情,不过她们没有为这个而争吵过,说

    起来到现在我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一直认为可能出现的事情,并没有出现过她们

    和我的身上,她们一直和谐的共同相处,我觉得是相当幸运。」

    「真的假啊!?真的可以这么和谐?」

    对于清麿的回答,加奈子觉得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和也觉得她们的感情本来是良好,所以两人如此和谐实在不足为奇。

    「......或许她们感情一直相当亲密友好吧?看来我们一直认为的常

    识,或许不适用于她们身上,清麿,你实在是一个超级幸福的傢伙啦!」

    「和也,就是这个囉!后宫是男人的梦想来吧?而且她们相处这么和谐..

    ....」

    为什么二个人要开始这样的话题,或许是作为男人的羡慕吧?不过,如果两

    人稍微考量身边的环境讨论比较好吧?这是清麿和金子的想法。

    和也跟次郎两人之间男人的戏言,不知道触碰了女友的嫉妒心。

    穗子的嫉妒心非常强,虽然未达到病娇的极端程度,不过面对男友的羡慕,

    穗子背后的逐渐散发负面气场。

    女性始终有一定的嫉妒心,对穗子性格比较了解的小惠,次感受到她背

    后的黑色气场让脸色都发青起来。

    「次郎,后面!后面!!」

    随着好友和也的呼喊,次郎转身后发现女友被负面气场竉罩。

    「次郎~~~~你到底想胡言乱语什么的了?莫非你们想学清麿同学?」

    对于女友的步步进迫,次郎随即作出否定。

    「不!不!我自问没有这个本事,我一向专情于妳,妳一直知道的吧?」

    「是、是啊!次郎没有说错!因为清麿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

    .」

    被好友的未婚妻拖下水的和也,他跟随好友的步伐,同样很有默契地摇头否

    认。

    「次郎,我现在跟你说清楚,要我跟别的女人分享什么的绝对不行!!」

    「不会啦!我们不是已经约定高校毕业后入籍的吗?」

    次郎和穗子所产生的火花,在次郎一句「我们不是已经约定高校毕业后入籍

    的吗?」,然后视线往穗子右手无名指望过去。

    穗子很快察觉男友的目光下结束。

    承诺始终是最强的保証,穗子也一脸放下心来的表情,让清麿他们都注意到

    了。

    她出乎意料之外的吃醋?不!当想到穗子的佔有欲有多强的时候,在场的人

    已经认定次郎不可能参加什么联谊活动,更不可能冒着生命危险去做出一脚踏两

    船之类的花心行为。

    这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吧?不过话题还是持续进行,只是话题转变成恋人信

    任的问题。

    「加奈子,如果妳的谷原同学经常被女生团团围住的话......」

    「如果晃被女生团团围住的话,我或许会即时大发雷霆......」

    「小奈,妳对我没有信心?」

    「信心?这个实在很难说耶~~~」

    「怎会~~~」

    对于女友投以不信任票,晃受到沉重的打击。

    「因为她们全部是可爱漂亮的类型耶,作为女生的我,当然害怕男友被其他

    女生抢走啦!而且不知道她们用什么髒手段的说,说实话,我实在非常佩服绫子

    和惠学姊,清麿同学经常被女生追求摸来摸去,还可以沉住气,不过最厉害的还

    是去年学园祭的时候,你和我不是亲眼目睹,惠理香学姊当众热吻清麿同学,而

    绫子和惠学姊表现得如此冷静......」

    远藤加奈子随即忆述去年学园祭男侍咖啡室事件「果然如此呢!和也。」

    「正如次郎的分析,惠理香果然不是盖的。」

    「哎呀,惠理香居然......」

    没想到惠理香完全豁了出去,次郎跟和也觉得理所当然,而穗子感到相当惊

    讶。

    「穗子学姊也是这样想吧?我认为绫子妳们的容忍力真不是盖唷!不会怒火

    中烧吗?被借故黏近甚至被吻脸颊嘴唇的。」

    「美奈子学妹说得一点也没有错喔,我相信任何一位亲密女友目睹男友这样

    子的情况,满肚怒火应该是正常不过的事情吧?绫子,我在学园祭前夕时曾经说

    过吧?如此道行的情侣倒没有见过这一句话,妳的前辈我穗子实在自愧不如。」

    「怎、怎会!?穗子学姊实在太过谦逊了,不过当然是有点在意啦,不过人

    家和小惠知道很多女生很喜欢达令,作为女生喜欢一位优秀的男生,是一件非常

    平常的事情,如果为了这样而动怒的话,每日不知道发生多少次......」

    绫子所指的,是每日女生为清麿制作的料理和小吃,这些看似无法拒绝的好

    意,总是千方百计放入清麿的肚子中,而且某些女生更趁机偷袭清麿的脸颊甚至

    嘴唇。

    起初确实怒火中烧,不可思议的是,在这枚指环所散发的灿烂光芒,彷彿完

    全舒缓这些负面的情绪,看来某程度上指环确实守护3人的感情。

    最重要的,3人的感情已经进入了密不可分的关係,无论是心灵、肉体、父

    母、缘分以及命运多重交织下,破坏3人的感情已经不可能。

    另一方面,不知道事实全部的他们,在一般人认为清麿每日受到女生重重包

    围,作为女朋友的她们,小惠碍于保密交往而无法阻止,当他们想到这里,才发

    现两人所谓的包容有多厉害。

    换上其他女生的话,铁定会翻起巨浪吧?对于两人的异常冷静,在场的女生

    实在感到不可思议。

    「......实在很厉害啊...绫子和小惠学姊对清麿同学如此信任。」

    对于她们两人的感情道行如此高竿,静香和加奈子实在自愧不如。

    随着学生会干部顺利交朁,正式成为会长的清麿和他的伙伴,准备迎接一年

    级最后的终期试。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界小金毛 加旋 贾修》,方便以后阅读魔界小金毛 加旋 贾修魔界小金毛 加旋 贾修(38)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界小金毛 加旋 贾修魔界小金毛 加旋 贾修(38)并对魔界小金毛 加旋 贾修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