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meng

《梦》第九章 淫肉玩具(15)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缅怀 本章:《梦》第九章 淫肉玩具(15)

    《梦》第九章淫肉玩具(十五)

    28-12-02

    ——囚禁美女犬的铁笼——九月十日星期六

    「啊啊……啊啊……我受不了了,让我去……啊啊……洗手间,啊啊……求求

    你们……」关在笼子里的冯可依吐出张真从铁栅栏外探进来的肉棒,扭过头,向

    她身后的张勇求道。

    「不行啊!还没到规定的数目呢!嘿嘿……」几个被抽干浣肠液的空瓶子散

    落在笼子里,张勇毫不理会冯可依的哀求,又吸了一管浣肠液,将浣肠器长长的

    尖嘴插进红艳的肛门里,用力推动活塞杆。

    「啊啊……我真的不行了,啊啊……饶了我吧……」身子陡然一震,冯可依紧

    紧抓住铁栅栏,忍耐着冰凉的浣肠液再次注进体内。

    「哼哼……什么真的不行了,别骗人了!我可听说梦你最喜欢大量浣肠了,

    一边像青蛙那样鼓着『咕噜咕噜』直响的大肚子,一边被人狠狠地操屄。」李秋

    弘故意说得粗俗不堪,用下流的话语撩拨着冯可依的羞耻心。

    「一边被操得拉出屎来,一边被大肉棒屄泄了身子,想想就令人受不了啊!

    离说好的十瓶还差一瓶,嘿嘿……梦!加油啊!张勇!这个给你!」张真淫秽地

    笑着,把最后一瓶浣肠液交给张勇。

    「啊啊……啊啊……不要……我真的不行了,求……求求你们……」听到还有

    一瓶,冯可依顿时花容失色,悲戚若泣。

    张勇「嘿嘿」地淫笑着,眼里闪烁着残虐的光,一口气将浣肠液注进冯可依

    不住收缩的肛门里。

    「啊啊……啊啊……好难受,啊啊……」湍急的浣肠激射而入,在肛门和肚

    子里奔腾翻滚,冯可依剧烈扭动着身体,额头上渗出一排细汗,将几缕头发黏在

    上面,秀眉紧蹙的脸上痛苦地扭曲着,看起来即悲惨又淫艳。

    男人们纷纷射出饱含兽欲的目光,瞪大眼睛看着,一张张不同的面孔上都浮

    起淫笑,等待欣赏忍耐不住的冯可依马上就要开始的喷射时刻。

    张真向张勇打了个眼色,张勇会意地点点头,将冯可依面对面地抱了起来。

    冯可依为了不掉下去,只好搂住张勇的脖子,这样,浑圆挺翘的臀部正好对

    准地上银色的铁盆。张勇托着冯可依屈起的大腿,将她抬高,把暴胀的肉棒抵在

    濡湿的阴户上,再缓缓收力。随着冯可依的身体慢慢落下,巨大的龟头便陷入粉

    嫩的肉洞里,徐徐地向深处挺进。

    「哦哦……怎么这么紧啊!真他娘的舒服……」冯可依的阴户狭小紧凑,张

    勇感到他肉棒就像被一只手紧紧攥住,只是那强大的夹紧感便让素来不说脏话的

    他情不自禁地爆了一句粗口。

    冯可依紧嫩的阴户就像是刚刚破瓜的处女,而且天鹅绒那般柔软的腔壁一丝

    缝隙也不露地紧紧地包裹着肉棒,只是挺动了一下腰部,阴户便一阵阵紧缩,产

    生出一股吸力,一个劲地往里面吸吮,这令张勇勃然色动,猝不及防下,差点没

    被夹出阳精。

    「哦哦……真紧啊!太舒服了!哦哦……没想到碰上了自动会吸的骚穴,差

    点让你这个小骚货给搞成早泄。」冯可依为了不让奔流的浣肠液冲喷射出来,拼

    命收紧肛门,而这动作带动着阴户一个劲的收缩,柔软又韧性十足的腔壁夹紧肉

    棒,以一种奇异的频率蠕动着,张勇不住开口叫唤着,在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下,

    尾椎骨开始发麻,竟有了射精的感觉。

    「哦哦……不行了,我要射了,这小骚货太会吸了……」张勇起初还快速地

    律动肉棒,可是随着敏感的龟头被带有无数凸点的嫩肉越来越紧的包拢、摩擦,

    越来越强烈的快感直冲脑际,连骨头都变得麻酥酥的,膨胀了一圈的肉棒开始脉

    动,似乎很快就要射了,只好狼狈地把抽插的速度降下来。

    「喂!张勇,一定要忍住别射啊!告诉你,当梦一边排泄一边到达高潮时,

    那个时候的骚穴最有劲儿,就像要勒死你那样紧紧地缠绕着你的肉棒,那种欲仙

    欲死的滋味绝对是你想象不到的。」张真见一贯持久的张勇竟然要射了,在感叹

    冯可依魅力巨大的同时吃了一惊,连忙提点道。

    「什么忍住别射,别小看我,我还早着呢!」张勇恼羞成怒地辩解着,心里

    一阵发苦,拼命忍耐着射精的欲望,深陷在阴户里的肉棒不敢抽插,只能有力地

    按着冯可依的臀部,在腹部缓缓蠕动。

    「啊啊……啊啊……好难受,啊啊……我要忍不住了,啊啊……让我去洗手

    间,啊啊……求求你们,啊啊……啊啊……」敏感的阴蒂被长有大片体毛的腹部

    紧紧地挤压着、摩擦着,在超过忍耐极限的便意下,不住哀求的冯可依感到一股

    强烈无比的快感从阴户里腾然而起。

    「求求你,不要磨了,啊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没有肛门塞

    的肛门成了浣肠液唯一宣泄的出口,冯可依一边拼命地紧缩肛门,抵御着奔腾的

    激流,一边被愉悦得想叫的快感冲击着,而此时,张勇硕大的龟头还紧紧顶着阴

    户深处的子宫口,像击打那样脉动,一时间,陷进冰与火那般两种截然不同的极

    致刺激的身体痉挛般的颤抖着。

    「你的洗手间不就在屁股下面放着呢吗?今天灌了往常两倍的浣肠液,特意

    给你准备一个大号的铁盆,尽情地拉吧!让我们好好地欣赏一番,哈哈……」李

    秋弘可谓最熟悉冯可依的身体反应,见她就要坚持不住了,便趴在地上,仔细地

    看着收缩得越来越快的肛门。

    「啊啊……啊啊……求求你们,啊啊……饶了我……啊啊……啊啊……」祈

    求饶恕的哀求声不住响起,喘息声忽然变得急促起来,冯可依似乎到达了喷射的

    边缘。

    「啊啊……啊啊……不行了,要出来了,啊啊……」终于,冯可依迎来了屈

    辱无比的时刻。

    「啊啊……求求你们,啊啊……啊啊……不要看,不要看……」

    冯可依羞耻地叫着、求着,除了抱着她的张勇看不到外,李秋弘、余择成还

    有张真都瞪大眼睛,不想漏掉任何细节地将炙热的目光头钉在开始溢出水丝的肛

    门上。而张真还拿出手机,一边拍摄,一边嘲笑道:「我们不仅要看,还要看个

    够,拍个够,梦!你就痛痛快快地拉吧!哈哈……」

    「呀啊……不要拍啊!啊啊……啊啊……求求你们,不要……」紧紧缩在一

    起密不透风的肛门忽然绽放开来,就像是袖珍的火山口,艳红的肛肉突出在体

    外,羞耻的喷射迫在眉睫。

    「啊啊……啊啊……好羞耻,啊啊……出来了,啊啊……啊啊……」一股宛

    如喷泉似的浣肠液从肛门里激射而出,击打在铁盆里,响起一阵非常响亮、好像

    冰雹狂砸的声音。

    「哦哦……太爽了,肉棒都要被夹断了,哦哦……」与此同时,张勇发出舒

    坦至极的哼声,猛地挺动腰部,舞动着爆发边缘的肉棒,开始冲刺。

    「啊啊……不要那么快,啊啊……啊啊……我要死了……」忍耐到极点才排

    泄的畅快感加上如铁杵般坚硬的肉棒狂风暴雨的抽插,一阵尖锐无比的快感直冲

    脑际,冯可依感到自己仿佛被刺穿了,又像被撕裂了,身体变得轻飘飘的。

    「哦哦……我射了,骚货,都射给你,射死你,哦哦……」张勇嘶吼一声,

    猛地把剧烈脉动的肉棒捅到阴户的最深处,死死顶着子宫口,射出一股股灼热的

    精液。

    「啊啊……啊啊……好热啊!啊啊……我泄了,啊啊……啊啊……」浸出汗

    水而闪着晶莹的柔光的身体一下子僵直起来,冯可依向后仰着头部,发出一声声

    火热的呻吟,深吞肉棒的阴户不规则地收缩着。

    突然,冯可依一下子停止了呻吟,与前一瞬间形成一个极大的反差,仿佛时

    间停止了流逝。浮起白眼瞳的冯可依,脸上一派呆滞,只有嘴巴在一张一合,剧

    烈地呼吸着空气,就像一条被钓到岸上的鱼。下一刻,僵硬的身体瘫软下去,开

    始周期性的抽搐,冯可依发出充斥着满足的呻吟声。

    「梦!泄了吗?哈哈……一边在我们面前排泄,一边到达了高潮……」

    「哈哈……看她的骚样,就像多少年没被男人操了……」

    男人们仿佛约好了似的,纷纷嘲笑起冯可依强烈的高潮反应。

    沉浸在肛虐耻狱里的冯可依羞耻地闭上了眼睛,几滴晶莹的泪珠从眼眶里滚

    落而下,在她臀后,激流依然湍急,盛满了一半铁盆的液面上发出「哗啦呼啦」

    的声音,溅起无数飞沫。忽然,激流嘎然而止了,只听「扑通」一声,一个块状

    物落下来,砸在液面上,随后,「扑通」声开始密集,红艳异常的肛门不停重复

    着收缩、舒张的动作,一块块固体的粪便飞落下来。

    「哈哈……梦!晚餐你吃得不多啊!怎么这么能拉?那么色香味俱全的美食

    在你肚子里变成一块块的了,很臭啊!」张勇尽情地羞辱着冯可依,颇为遗憾没

    有看到冯可依排泄的样子。

    「呀啊……求求你,不要说了……」冯可依羞臊得身子直抖,有心想缩紧肛

    门,可是完全失去了力气,只能任耻辱的排泄继续进行着。

    终于,宛如重锤般敲在心房上的「扑通」声停止了,可是排泄还没有结束,

    冯可依发出急促的喘息声,羞耻地呻吟着、等待着,缓缓绽放的肛门露出圆圆的

    孔洞,被固块粪便堵住的浣肠液再次喷射出来,先是白花花的,再变得微黄,随

    后又变成清澈透明的颜色。

    「嘿嘿……这么近的距离看女人排泄,还是次,看起来很滑稽、很可笑

    啊!无论多美的女人,粪便都是那么难看,都很臭啊!」李秋弘不放过任何一个

    羞辱冯可依的机会,狠狠地讥讽着她。

    「呀啊……饶了我吧!不要再侮辱我了……」渴望受虐的身体似乎是有意和

    冯可依做对,浣肠液渐渐流尽的肛门里发出几声仿佛漏气的声音,释放着臭烘烘

    的浊气,也别刺耳。

    「哈哈……哈哈……美女放屁吗?让我看看屁是怎么放出来的,哈哈……」

    「这你也敢看,臭死了,臭死了……哈哈……哈哈……」

    「我怎么不觉得,男人才会放臭屁,美女的屁一定是香喷喷的,让我闻闻,

    咦!一点也不臭啊!反倒有一种芬芳的香味……」

    「呀啊……不要……不要看,不要摸那里……」男人们肆无忌惮的哄笑声、

    嘲讽声如针般刺进耳膜里,更有甚者,抱着她的张勇干脆把手指插进肛门,抠弄

    几下,放在鼻头陶醉地嗅,一时间,冯可依羞愤欲死,哀声恳求。

    「哦哦……明明软了,这么快又恢复生机了,梦!让我接着操你!」也许是

    下流话的刺激,也许是阴户不住地收缩蠕动,肉棒再次变得坚硬挺拔,张勇狂喜

    之下,抱紧冯可依,开始徐徐加速地抽插起来。

    「啊啊……不要啊……我已经……啊啊……啊啊……饶了我吧……」冯可依

    感到自己好像一下子被点燃了,身体火热难耐,蠢蠢欲动的阴户里腾起一股强烈

    的快感,连忙羞耻地求道。

    最新222点0㎡

    「嘿嘿……不是真心话吧!说什么饶了你,可是你那会吸的骚穴紧紧缠绕着

    我的大肉棒,宁死不肯松口呢……」张勇体味着冯可依堪称极品的阴户将他的肉

    棒自主往深处吸吮的那种美妙无比的感觉,不自不觉地使出腰力,一下比一下重

    地捣击着,激出一团团飞溅的爱液。

    「啊啊……啊啊……」冯可依情不自禁地抱紧张勇,发出愈来愈火热的呻吟

    声,紧闭的眼眸也打开了,荡出一波波迷乱的光芒。

    「梦!既然浣过肠了,变得清洁的肛门可以使用了,想不想尝尝两个穴同时

    被操的滋味呢?」张真绕到铁笼子的另一面,面带淫笑地问道。

    冯可依抬起潮红的脸,瞧向声音的源头,虚无空洞的眼眸渐渐恢复了光彩,

    不由羞耻地低下头,幅度很小地摇动着。

    「怎么?不愿意?」张真不悦地皱起眉,把手伸进铁栅栏,揪起冯可依的一

    颗乳头,用力地又掐又拧。

    「啊啊……啊啊……好痛……」钻心的疼痛在乳头上腾起,冯可依感到自己

    要是不答应,他会一直掐下去,直到自己屈服。而且,身体上的痛楚似乎加快了

    内心的沉沦,在受虐快感的驱动下,冯可依越发兴奋起来,对肛交,甚至被两个

    男人同时过来淫弄自己升起一种莫名的期待。

    「啊啊……啊啊……不,我……啊啊……我愿意……」不久后,冯可依便抬

    起了头,用噙着泪水、荡出妖艳波光的双眸瞧向张真,微微地点了一下头。

    「你愿意什么?骚穴和肛门想同时被男人的大肉棒插吗?」冰冷的脸色稍微

    缓和了一些,张真仍没有放开被他掐得发紫的乳头,追问道。

    冯可依痛得直吸凉气,一个劲地点头。

    「说出声来!」张真一声怒喝,在乳头上猛力一掐。

    「啊啊……啊啊……」冯可依发出一阵凄厉的尖叫声,然后,不住抖颤着樱

    唇说道:「我的,啊啊……我的下身还有……啊啊……我那里想……」

    「蠢货!不知道说脏话能助兴吗?按我的话说!」张真骂了一句,放开被他

    捏变形的乳头。

    「啊啊……啊啊……骚……骚穴还有,啊啊……肛……肛门想被男人的,啊

    啊……大肉棒插,啊啊……啊啊……请一起,啊啊……操……操我吧……」说完

    这些羞耻的下流话,冯可依已是香汗连连,娇喘不停。

    「骚货,和我接吻!」张勇喘着粗气说道,血红的眼睛充满了兽欲,看起来

    就像一头发情的公牛。

    冯可依把目光从张真那边移过来,朦胧的眸内闪烁着羞耻、屈辱和异常炽烈

    的火热,凝视着撅起嘴唇等她献吻的张勇。忽然,冯可依发出一声幽叹,慢慢地

    把樱唇送过去,手臂同时收紧,紧紧地搂着张勇的脖子。张勇毫不客气地覆上冯

    可依柔软的嘴唇,时间把舌头探进去,缠绕住想逃的嫩舌。

    从半推半就到热情奉迎,由假意敷衍到沉浸其中,冯可依几乎是一瞬间便完

    成了以上转变,像和情人秀恩爱一样火热地吻着张勇。嵌在一起的唇间溢出沉闷

    的娇喘,冯可依顺从地任张勇狂吮她的舌头,不时充满激情地反吻过去,将他肥

    大滑腻的舌头吞入嘴中,发出下流的声音啜吸,并且兴奋地吞咽着从他嘴里吸过

    来的唾液。

    「啊啊……啊啊……」长久的法式湿吻终于令冯可依喘不过气来了,松开了

    后半程一直被动地被她吻着的唇舌,眼光自然地上漂,含羞地与张勇四目相对。

    张勇目光炯炯地盯着娇羞可人的冯可依,脸上浮起讥笑、眼里射出浓浓的嘲

    讽。冯可依心里「咯噔」一声,从张勇的眼里读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顿时

    一股强烈的不安漫上心头。

    「多么令人心动的表情啊!可依,我曾经的女神,你到底还是一个淫乱浪荡

    的女人啊!既然你那么喜欢受虐,那我就满足你,稍后操爆你的肛门吧!」眼中

    淫虐的光芒愈来愈亮,张勇咬牙切齿地说道。

    「喂!张勇,你这个混蛋!不是说好你个操她,做为交换,这些话由我

    操她时说吗?」余沢成不满地瞪向张勇,粗声骂道。

    「呀啊……你们怎么会知道……呀啊……不要……啊啊……」冯可依惊恐万

    分地叫道,终于醒悟过来,不止是李秋弘、张真,连张勇也知道了正在玩弄的梦

    便是她冯可依,而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余沢成也是如此。

    在浣肠时,便淫荡地感到了快感,阴户湿漉漉的,溢出了大量的爱液;对着

    铁盆排泄时,无法抑制地到达了高潮,将下流的痴态全部暴露给旁观的同事们,

    而一边侵犯着她,一边和她热吻,并且在她的阴户里射精的是不久前还为与她离

    别而伤心不已的张勇,脑中电光火石地想起这淫靡的一幕幕,耻辱的火焰狂炽起

    来,一下子把冯可依吞没,似要把她孤苦凄凉的心烧焦。

    「啊啊……啊啊……你是……啊啊……什么时候发现的?啊啊……」如果之

    前张勇令她感动的真情流露是伪装的,那简直太残酷了,在强烈的受虐快感下逐

    渐迷失的冯可依充满希冀地问道。

    「现在问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总之我知道梦就是可依,你就是一个变态的受

    虐狂就行了……」张勇气喘吁吁地说道,在阴户里律动的肉棒越来越快,倒符合

    他现在兴奋快意的心情。

    「啊啊……啊啊……求求你,告诉我,啊啊……这对我很重要……」朦胧的

    眼眸中荡出哀求的波光,冯可依一边发出火热的呻吟声,一边凝视着张勇。

    「你走后,李秋弘说的,我当做是戏言,没当真,后来张真回来了,也那么

    说,还要我配合演一场戏……」

    「啊啊……啊啊……求求你,别说了,啊啊……谢谢你……啊啊……」冯可

    依截住了张勇的话,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了。还好,张勇的

    回答没有令她失望,那份真情流露是真的,冯可依不由笑了,分外的凄美。

    「啊啊……啊啊……又要来了,不要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巨

    大的耻辱吞噬着她的心,强烈的受虐快感令她疯狂,身体里再一次泛起高潮的感

    觉,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发出愉悦的叫声。

    「骚货!要泄了吗?」张真淫笑着自言自语,拍拍余择成的肩膀,说道「听

    到没有?可依开始淫荡地叫床了,我们一起进去吧!张勇之后就该你了,然后我

    们大家一起上!」

    男人们一拥而上,冲进铁笼子里,围绕在冯可依周围,一边瞪大眼睛看着她

    在张勇的侵犯下、沉浸在肉欲里的痴态,一边羞辱着她,尽说一些形容身体反应

    的下流话。渐渐的,冯可依意识模糊、神魂飘荡,变成一只本能地索取快感的淫

    乱母狗,堕进了耻虐的深渊里。

    「哦哦……哦哦……真爽啊!给我泄吧!可依!」张勇抱住冯可依的臀部,

    开始狂挺腰部,进行最后的冲刺。

    「啊啊……啊啊……我泄了,啊啊……」身体剧烈地抖颤着,冯可依紧紧搂

    着张勇,头往后仰,张成o形的嘴巴里发出宛如汽笛般尖利高亢的叫声。

    「哦哦……这么多水!咦!不对,哈哈……可依竟然被我操得潮吹了……」

    冯可依已经听不到张勇得意的炫耀声了,被排山倒海般袭来的高潮刺激得失

    去了意识,身子变成一滩泥,软软地伏在他肩上,只有一个劲收缩的阴户还在不

    停地喷射着清澈的液体。

    ×××××××××××××××××××××××××××××××××

    「晚上六点我来接你,回到家后把沾满我们精液的身体洗干净,然后美美地

    睡一觉,养精蓄锐。无论怎样淫乱、怎样变态的母狗,哪怕是可依你,也都需要

    体力才能得到快乐啊!想必不用我说,你肯定会精心打扮自己的,嘿嘿……启杰

    先生在你心中的地位不一般吧!」

    这是张真在天蒙蒙亮时,把冯可依从尊爵公馆送回公寓时说的话。冯可依陡

    然止住踉踉跄跄的脚步,想到今晚要与鞠启杰见面,心中充满了莫名的喜悦,点

    了点头,继续向公寓的大门走去。

    雾气氤氲的浴室里,冯可依一边用很热的水冲刷着被人形禽兽的精液玷污的

    身体,一边想着在尊爵公馆发生的事。昨晚的遭遇就像是一场噩梦,冯可依无法

    相信现实世界里竟会发生那么惨绝人寰的事情,可是又热又痛还有些酥痒的肛门

    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原状,凄惨地翻出红嫩的肛肉,露出一个圆圆的孔洞,在

    告诉她,昨晚激烈的肛交凌辱不是梦,而是残酷的现实。

    特别行动小组的全体成员,包括配合工作的名流美容院各相关部门的部长都

    知道了冯可依竭力想要隐藏的秘密,知道她是月光俱乐部的莉莎和梦,知道她是

    一个沉迷于受虐快感的淫乱母狗,一个个抛掉道貌岸然的面具,化身为淫欲难填

    的禽兽,争先恐后地扑过去,用所有能想到的下流手段凌虐着她。

    而冯可依在错乱的受虐快感下,很快迷失了神智,暴露着耻辱的痴态,愉悦

    地沉浸在快感如潮的淫狱里。浣肠时,情不自禁地发出即苦痛又兴奋的呻吟,在

    男人们的嘲笑声下排泄,和抱着她大干的张勇一起到达了高潮,然后,在张勇揭

    穿她的伪装后,在真实身份被曝光的巨大刺激下,一边潮吹一边失去了意识。

    经过昨晚噩梦般的遭遇后,冯可依终于知道她的一切都是透明的,再没有什

    么可以隐藏的了。

    而且,冯可依还知道了就连名流美容院的创始人陈君茹也落进了车忠哲的魔

    掌,被名流美容院的第二顺位话语人高亚桐当做豢养的母狗调教、凌辱,还有陈

    君茹的女儿陈美琪、孙女车妍蓝也一并沦为高亚桐的母狗奴隶。冯可依感到一场

    巨变正在屹立于美容界顶峰的名流美容院悄然开展,对幕后的黑手车忠哲感到一

    种寒冰刺骨的恐惧。

    我只是个接受委托工作的外来人员,不要把我牵扯进去啊!名流美容院有什

    么变化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可是,我知道了黑幕,车董应该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吧!不怕,不怕……不会有事的,我还有启杰先生,启杰先生会保护我的,我什

    么都不要做,什么都不要想,把我自己交给启杰先生,全部听他的吧……

    冯可依爬上床,一边流着委屈的泪水,控制不住地呜咽起来,一边惊骇莫名

    地想着。由于经受了长时间激烈的凌辱,疲累至极的身体再也坚持不住了,冯可

    依不知不觉地闭上了噙满泪珠的眼睛,沉沉地睡过去。

    ×××××××××××××××××××××××××××××××××

    我真的好美,可是,我……只是玩物,哼哼……一个沉浸在不道德的快感里

    的玩物……冯可依坐在化妆台前,凝望着镜子里艳光四射的自己,正在描眉的手

    忽然停了下来。

    昨晚在尊爵公馆地牢深处的画像陈列室里,为了变身成月光俱乐部的梦,对

    着镜子化妆的记忆浮上了脑海,现在也是在化妆,不同于上次的是,因为要去见

    鞠启杰,这次是满心欢喜、精心打扮的化妆,就像去赴热恋情人的约会。

    想到今晚是和鞠启杰幽会,冯可依又洗了一次澡,在身上抹了一遍又一遍润

    肤乳,只想让自己的肌肤更加细嫩,令她心中真正的主人摸起来更加愉悦一些。

    然后,拿起浣肠器,比往常还要细致地洗净肛门,为鞠启杰最喜欢、同时也

    令她最为兴奋、最感愉悦的肛交做好准备。

    鞠启杰曾经坦言,和冯可依没有爱只有欲望,在想要发泄的时候,便会随心

    所欲地使用她的身体,嘴巴、阴户、肛门,身上每个能令男人愉悦的肉穴都会毫

    不例外地成为他发泄肉欲的地方,注满滚烫的精液。

    冯可依明知如此,可为了能令凌辱她的男人快乐,还是精心地打扮自己,不

    仅是因为受虐快感在作祟,也不全是对他的迷恋,她能感觉得到,鞠启杰其实是

    心热嘴冷,他对自己绝对不是面上表现得那么冷酷。不过,鞠启杰毕竟不是她的

    老公,是调教她的人,是凌辱者,这点冯可依心知肚明。

    冯可依没想到自己竟会如此迷恋这个凌辱者,满心期待在他的淫虐下,踏上

    一个又一个美妙的高潮,而且在等待见他的这段时间里,一会儿担心妆化浓了,

    他不喜,一会儿又担心化淡了,不够吸引他的注意力。冯可依对像个初恋的少女

    那样坐立不安、患得患失的自己感到讨厌和惊悚,又对背叛了老公、变成不贞淫

    妇的自己感到深切的悲哀。

    终于化好了妆,冯可依权衡良久,选择把自己打扮得清新亮丽一些,这样既

    不妖娆,又显得脱俗,估计鞠启杰会喜欢。就在她把手伸向围在胸口上的浴巾,

    准备取下来时,手猛地停住了,冯可依想起了自己被监控的事。

    不行,不能在这里换内衣,会被监视我的人看到的……这是她的反应,

    随后冯可依自嘲地笑笑,取下了浴袍,凄然地想道,不在这里换,又能去哪呢?

    到处都是不知装在哪里的摄像头,在哪换又有什么区别呢……

    冯可依凝望着镜子里赤身裸体的自己,通体美白,线条曼妙,有如一具大师

    雕琢的玉雕,连她自己都觉得很美,挑不出一丝瑕疵。手指贴着小臂的肌肤,慢

    慢地向滑抚,一直滑到胸口,轻轻抚上E罩杯的巨乳,娇艳的肌肤滑腻润泽,充

    满弹性,捏一下似乎能捏出水来,冯可依在心里叹息道,难怪那些男人都想玩弄

    我,在他们眼里,这么娇艳的肌肤,看起来就很淫荡、很下流吧……

    冯可依选了一条在白炽灯的照耀下闪出绚丽的光芒、异常性感的黑色蕾丝真

    丝丁字裤,把它慢慢地套在浑圆的臀部上,然后在大腿上裹上同样性感的黑色长

    筒丝袜,并用同为一套的黑色吊袜带吊在一起,最后,将鞠启杰在东都时送她的

    大红紧身连衣裙穿在身上。

    打开化妆盒,冯可依取出一瓶寇盾为她特别定制的香水,喷在腋窝、乳峰和

    大腿内测,因为这也是鞠启杰最喜欢的香水,称赞它具有淫乱母狗的味道。

    刚打扮完毕,门禁电话响起一阵电子音乐声,冯可依知道是张真来接她了,

    心中情不自禁地兴奋起来。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梦meng》,方便以后阅读梦meng《梦》第九章 淫肉玩具(1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梦meng《梦》第九章 淫肉玩具(15)并对梦meng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