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笔记

【落花笔记】(5)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流风回雪翩翩舞 本章:【落花笔记】(5)

    28-12-02

    [第五章爆竹声中一岁除]

    「怎么样?好吃吧,再来一块?」

    陆思纤手里拿着一块精美的糕点,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我,「日本人做的东

    西确实很精致啊。」

    「嗯……」

    我嘴里塞得鼓鼓囊囊的,只能点头表示赞同。

    「思纤,东方老师叫你。」

    门口传来了班长的声音。

    「哎,就来。」

    陆思纤答应着,把手里的糕点往我面前的课桌上一放,说,「慢慢吃啊,我

    先去一下。」

    我的嘴里嚼着美味的糕点,阵阵香气透过鼻子,让我觉得非常舒爽。

    一边嚼,我一边望着陆思纤的背影,她已经走到了门口,正和班长一起转身

    朝外走。

    我看着她俩,心情有些复杂。

    我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班长那边走边扭的屁股,虽然只是一瞬间就消失在了

    门外,却让我不由自主地想到:在那个平安夜的夜晚,班长的这里是不是也已经

    被她那个男朋友尽情地抚弄把玩过了呢?他的肉棒,是不是已经肆意地进出过这

    个挺翘甚至略带一点风骚的屁股,还有前面的那个花穴呢?而陆思纤,她还是那

    个纯真的女孩吧,看她的样子,和去日本之前没有任何的变化。

    如果她也脱光了衣服,那洁白的躯体也如同狂蜂浪蝶一样放荡,那景象,是

    不是真的很吸引我去看呢?如果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放浪的女孩子,那么凭什么她

    就不能也是如此呢?我似乎觉得自己有几分羞愧。

    之前,我已经做好了打算,要告诉她实情,让她想办法一定要躲开马刚。

    那个星期一,请假回来的我到学校时,倘若不是她刚好在前一天动身去了日

    本,我就已经把那些话都对她说了。

    而现在,她从日本回来,只不过过了两周时间,我却好像再也没有勇气对她

    说那些话了。

    或许,不是因为没有勇气,而是因为我已经不想说了?平安夜,黄苹果。

    在那个荒淫的平安夜,其实我本来已经在心里做了准备要接受两男两女的大

    乱交了,但却没想到我先是沉沦在和黄羽萍的同性玩乐之中,接着才在晕乎乎的

    状态下被男人插入。

    不过,最终也只是我和黄羽萍各自被一个男人插入肏干到最后颜射——只不

    过我当时不知道究竟是顾越涛还是马刚射的我(后来我猜到了是马刚,因为我记

    起来那天晚上顾越涛是准备享用他从未染指过的「黄苹果」

    的),以及我和黄羽萍是躺在一起挨肏的而已。

    因为第二天还要上课,所以那天晚上我们就只做了一次;但是到了那个周末

    ,我才真正体验到了惊天动地的大杂交是什么滋味。

    有了平安夜的那次经历,我对这种事的心理抵触几乎就已经只剩下象征性的

    了。

    这次,我们没有再到那间别墅去,而是到了马刚的家里。

    马刚的家里没有人,使我惊讶的是像他那样猥琐的男人,居然自己的房间还

    很整洁。

    我们四个人就在他的房间里展开了一场「混战」,他们没费多大劲就让我接

    受了这一切。

    事后想一想,也许平安夜的那一次,是他们为了让我「开窍」

    而故意安排的吧。

    而这一次,玩到最后的时候,顾越涛和马刚把我们拖到了客厅里去干。

    我和黄羽萍到了那时已经无所顾忌了。

    一会儿肩碰着肩躺在沙发上,像平安夜那天一样一起分开自己的两腿;一会

    儿又像两只母狗一样并排跪在地毯上。

    我真的体验到了「性奴」

    是什么样的滋味,顾越涛和马刚,随心所欲地轮换着插我和黄羽萍,想干谁

    就干谁,想什么时候换就什么时候换。

    他们并不是像刚开始时那样,一人干一个直到射精,然后休息过来之后再交

    换对手;而是插着插着,说换就换。

    许多年以后,我才听人说,性工作者在给顾客提供「双飞」

    服务的时候,是不会这样让他玩的,玩过一个以后,必须要换一个安全套才

    能玩另一个。

    我一度感到后怕,十六岁的我当然并不知道这些,我也不知道黄羽萍在美国

    有没有滥交的经历,就这样懵懵懂懂地,我让自己的淫液、黄羽萍的淫液、顾越

    涛的精液和马刚的精液在我的阴道里肆无忌惮地混合着。

    而且,那天我还亲眼目睹了黄羽萍的肛交——从灌肠开始的全过程。

    我亲眼看见了顾越涛和马刚怎样用一针筒一针筒的水把黄羽萍后庭的里面洗

    干净,又亲眼看见了两根肉棒怎样轮番上阵直到把黄羽萍的肛门干成一个又红又

    圆的小洞。

    黄羽萍跟我说,她觉得对女人来说肛交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快感,主要是男人

    很有征服感和成就感。

    所以,我觉得自己也一定是在劫难逃了。

    但奇怪的是,顾越涛和马刚好像很有默契一样,始终都没有对我的后庭表示

    过性趣。

    这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他们只是让我和黄羽萍摆出了69的姿势,我在下面仰面躺着,黄羽萍趴在

    我的身上,花穴正对着我的脸。

    顾越涛和马刚接连采用了相同的做法——把肉棒塞进我的嘴里先抽插一阵,

    然后拔出来插进黄羽萍的肛门里。

    我近在咫尺,清清楚楚地看着他们的肉棒是怎样一点一点扩开黄羽萍肛门的

    括约肌,消失在她的身体里,然后是抽动,摇晃,最后爆射。

    接着,精液慢慢从黄羽萍的后庭里流出来,顺着她的会阴往下流,甚至有几

    滴还滴到了我的鼻梁上。

    「他们留着你的后庭,一定是有什么别的想法,你就好好等着就行了呗。」

    黄羽萍这样对我说。

    说这话时,她正在把一块牛排塞进嘴里。

    当她把肉嚼烂咽下去以后,忽然笑了笑,装出一副很神秘的样子,说:「也

    许是他们还没考虑好由谁来个享用你宝贵的处女后庭?」

    「啊?」

    我愣了一下。

    「嘻嘻,顾越涛可是你的男朋友哦。不过如果让马刚拿走你后庭的次,

    你会愿意吗?」

    「这……」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自己都已经能感觉到自己的堕落,以前那种把自己珍贵的处女地留给最爱

    的人的想法,现在还对我适用吗?「不用着急回答我。」

    黄羽萍很快地说,「也不必刻意去想这个问题。反正到了那一天,一切都会

    有结果了,你就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吧。」

    这是在黄羽萍返回美国上学的前一天晚上,我和她一起吃晚饭时她说的话。

    那天晚上,我们没有和那两个男生在一起,也没有玩任何性爱的游戏,只是

    在一起吃了一顿晚饭而已。

    也就是在那时候,我才知道黄羽萍有和我相似的经历。

    区别仅仅在于,她的父母没有离婚,也没有扔下她独自生活自己去做生意,

    而是经常吵架,一旦吵起架来,不管是谁都会拿她当出气筒。

    「为什么他们不离婚呢?」

    我问。

    「谁知道。」

    黄羽萍耸了耸肩膀,说,「也许是我妈不舍得离开我爸那个家庭吧,有钱就

    是任性,自己在外面搞女人,家里的女人也害怕失去已经拥有的一切。谁都想着

    自己的好处,只有我是无关紧要的。」

    「只有我是无关紧要的。」

    这句话,整个晚上都在我的脑海中回响。

    「认真上进好好读书也好,随心所欲开心玩乐也好,都不过是一种人生选择

    ,谁也不比谁高贵。我觉得你怎样对待你的那个同桌都无所谓,只要自己心里开

    心就好。对我来说,别人是不会替我考虑的,我就只能跟着我自己内心的想法走

    ,何必去考虑太多?」

    对于陆思纤的事情,黄羽萍似乎也知道一点儿,但是她只给我留下了这么句

    话。

    不知不觉中,黄羽萍走了已经好几天了。

    临近高一学期的期末,陆思纤把全部精力都投入了复习备考当中,平时

    和我在一起八卦闲聊的时候也减少了。

    而我呢,对待学习也只是懒洋洋的,没什么劲头。

    至于顾越涛和马刚,在他们的字典里大约从来没有出现过「学习」

    这个词。

    他们照样一有机会就来找我,我竟然都没有意识到,马刚出现在我和顾越涛

    身边竟然已经成了一件越来越自然的事情,彷佛我和顾越涛不是男女朋友,而是

    学生中间常见的三五人小团体的成员。

    有一次马刚不在,我和顾越涛在床上翻滚的时候,我才想起我和他之间的这

    种一对一做爱彷佛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过了,我竟然已经习惯了和他们一起

    3P吗?我彷佛并未拥有一个男朋友,而是有两个「炮友」。

    寒假随着期末考试的结束到来了。

    陆思纤毫不费力地就考到了全高一年级的名,而且领先第二名的分数相

    当多。

    一时间,她,连带着东方老师都成了学校里的明星人物,我好几次都听到学

    生之间的纷纷议论,有时甚至在蹲厕所时都能听到挡板外面的女生在议论。

    寒假已经开始了一周,陆思纤和她的父母都已经动身回老家去过年了。

    而我的那位父亲呢?今年的除夕我又是已经确定无法见到他了。

    这一天,我在一家奶茶店等候顾越涛的时候,旁边两个素不相识的女生竟然

    也在一边喝奶茶一边议论陆思纤,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都过了这么多天了,为

    什么还是到处都在说陆思纤?我和陆思纤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过去我也不是没

    有听到过别人赞扬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的耳朵里听到人们在议论她的

    声音,却让我感到有些烦躁。

    是因为陆思纤在十七中这所二流学校里太过于突出了,你们这群女人都没见

    过世面吗?我心里想着。

    陆思纤,和这所学校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根本不是一路人。

    那么,她和我呢?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让我在听到别人在谈论陆思纤时

    心里觉得不痛快?我刚想到这里,顾越涛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门口。

    我站起身来,准备向他走过去,就在这时,我听到旁边的一个胖胖的女生对

    她的同伴说:「人家陆思纤长得那么漂亮,学习成绩有那么好,将来准能找到一

    个有钱又帅气的男朋友,啧啧啧……」

    那声音里满是艳羡的语气,我却忽然在心头感到一阵剧烈的厌恶,不知道为

    什么。

    几天以后,除夕夜。

    街道上冷冷清清的,除了经营年夜饭的酒楼饭馆之外,路边的店铺大都关门

    上板了。

    毕竟,对于中国人来说,除夕是一年中最为重要的节日。

    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一家老小团聚在一起,欢笑着,畅饮着。

    虽然对于许多年轻人来说,春节联欢晚会已经不是每年除夕夜的必备节目,

    但是家家户户的电视里,却都在直播着它——不管有几个人在看。

    而我面前的电视屏幕上,播放的却是男欢女爱的日本AV。

    「甘比亚之家」

    的一间小包厢里,我半躺在沙发上,斜靠着顾越涛的肩膀,目光意兴索然地

    望着电视屏幕,我的脸蛋微微仰起,让顾越涛湿漉漉的舌头在我的面颊上滑来滑

    去。

    顾越涛似乎觉出了我的意兴阑珊,忽然伸出手,捏住了我的下巴,我闭上眼

    睛,顺从地扭过脸去,同时稍稍张开自己的樱唇,于是他的舌头就顺理成章地钻

    了进来。

    这间小包厢,并不是当初顾越涛和马刚联手使我初次品尝3P滋味的那间。

    这一间的位置似乎更加隐秘,房间的面积也更小。

    房里的暖气开得很足,我的身体几近赤裸,却丝毫不觉得冷。

    我身上的服饰完全不是一个十六岁高一学生该有的样子——除了一套性感的

    金色乳罩和三角裤之外,连袜子都没有。

    这套情趣内衣,是顾越涛刚刚送给我的「礼物」。

    我闭着眼睛,仰着脸,让顾越涛的舌头在我的嘴里肆意搅动,卷住我的舌头

    ,纠缠着,吮吸着,互相交换着彼此嘴里的唾液。

    我唯一的父亲远在千里之外,一定想不到他的女儿竟是如此度过这个除夕之

    夜的吧?我甚至都没有兴趣去问顾越涛为什么也不和家人一起过除夕。

    如果在过去,他是我的正儿八经的男朋友,我一定会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

    桉。

    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去想了。

    我只知道,顾越涛,还有马刚,他们今晚都在这间他们熟悉的KTV里,他

    们将要享用的,不是年夜饭,而是我花寒波。

    不能不承认的是,在顾越涛和马刚的连番调教之下,我的身体越来越敏感,

    越来越容易发情。

    就像现在,只是和顾越涛的深吻,就可以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渐渐发热,

    两腿之间已经逐渐生出了温热湿润之感,我不由自主地伸出胳膊去搂抱住顾越涛

    的身体,同时两腿并拢,开始轻轻地挪动,让自己的大腿内侧互相摩擦起来,似

    乎是在向他表达着我身体的饥饿感,又像是在舒缓着自己身体内慢慢燃烧起来的

    情欲。

    门锁发出了「啪」

    的一声响,接着是开门的声音,关门的声音。

    我不但没有转过头去看,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只顾吐着舌头和顾越涛的

    舌头纠缠。

    我根本不需要去用眼睛看看来人是谁。

    顾越涛却费力地摆脱了我们两人之间的口舌纠缠,我反而有些不依了,嘴里

    发出嗯哼的声音,吐着舌头去凑他的脸。

    顾越涛喘了一口气,说:「怎么样了?」

    「开始了。」

    马刚回答道。

    接着就是窸窸窣窣的声音,我知道那是他在脱衣服。

    我也不去管是什么东西开始了,只是睁开眼睛坐起身来,然后用手撑着沙发

    垫,慢慢地跪坐到了地板上。

    我和他们两人的默契程度非常高,无须等他们开口,我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了。

    记得之前我如此配合他们的时候,他们还都没有忘记对我表示「嘉奖」,而

    现在,我的动作已经熟练到他们都懒得开口表扬了。

    不多时,顾越涛和马刚,两根大肉棒一左一右地出现在我的两侧脸颊边,我

    伸出双手,一手攥住了一根。

    我把手中的两根肉棒一起拉向自己的脸颊,两个我同样熟悉的龟头顶在我光

    滑的面颊上,在我的面颊上蹭着,磨着,我能感觉到一丝丝的腻滑感传来,分不

    清是马眼中分泌出的黏液还是龟头本身。

    我用力地拉拽着,让顾越涛和马刚的两个龟头贴到了我的嘴角上,我抿着嘴

    唇,轻吐嫩舌,快速地左右摆动着自己的头,让自己的舌头来回轮流磨蹭着,一

    下顾越涛的,一下马刚的;一下马刚的,一下顾越涛的。

    我闭着眼睛,他们俩也闭着眼睛。

    这个左右轮流舔弄两边龟头的动作,自然是我从AV女优那里学来的,现在

    甚至连声音都学了起来。

    我的头快速地摆动,嘴中不断发出「呜噜呜噜」

    的声音,显出一副贪婪吸吮的样子,彷佛一个小孩子正在渴望地追逐着两根

    棒棒糖。

    顾越涛和马刚显然是被我舔得非常爽,「啊啊啊」

    的喘息声不断从我两边的耳朵里钻进来。

    我闭着眼睛,什么都看不见,却彷佛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们俩的胸膛在不住起

    伏,甚至被男根上传来的快感刺激得弯下腰来。

    我的呼吸也逐渐急促,渴望得到满足的欲望快速地升腾起来。

    我跪坐在地上,这个姿势把我自己的隐秘处藏在了深深的腿间,但那种痒,

    那种饥渴,正在从涓涓细流汇成江河湖海。

    我的两腿开始微微颤抖,腿间的火热与腻滑感越来越强烈,乃至有了一种想

    要喷涌而出的感觉。

    慢慢地,颤抖开始向全身蔓延,我来回舔弄的动作慢了下来,却依然拼命吐

    着舌头去够嘴边的龟头。

    当欲望席卷我全身的时候,我的大脑就开始逐步进入一种缺氧的状态,渴求

    ,渴求,无穷无尽的渴求。

    原先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线,我看看顾越涛,再看看马刚,舌头还在轮番

    舔着他俩的龟头,眼睛里则透出了炽烈的欲望。

    他们都曾经说过,最喜欢看我这时候的眼神,春情无限,欲求浓烈的眼神。

    我们的配合是如此默契。

    顾越涛一把就揪住了我的头发,拽着我的脸向上仰起,另一只手则把我的脸

    扳向了他的一边,随后一挺身——肉棒破开我的嘴唇,顶开我的舌头,实实在在

    地撞进了我的嘴里。

    发梢上传来的疼痛感已足以让我感到刺激,这一下口腔中的被占有感更是让

    我兴奋。

    我不由自主地丢开了右手中马刚的肉棒,整个身体转向顾越涛,两手主动地

    环抱住他的腰臀,向他献上我的樱唇。

    顾越涛的腰像安装了马达一样,连续不断地快速用肉棒冲击着我的口舌,次

    次都深喉,直抵我的喉咙口,把我的嘴塞得满满的,火热滚烫的雄性气味在我小

    小的口腔里爆炸般扩散,冲击着我的大脑,迷醉着我的心。

    很快,犹如火上浇油一般,嘴唇上被肏干的感觉迅速和下体的饥渴感汇合成

    了洪流,让阴道里的空虚饥渴又被推上了一个高峰。

    顾越涛当然是很熟悉我的身体的,他连续在我的嘴里抽动着肉棒,下下见底

    ,就是为了彻底瓦解我所有的自尊,让我完完全全地沦陷进肉欲之中。

    当我的肉体完全沉沦进去以后,他立刻从我的嘴里拔出肉棒,揪着我的头发

    ,一推我的肩膀!我的上半身顺势趴倒在了面前的茶几上,两手摊开,下巴也顶

    在了桌面上。

    对于他的这个粗暴的动作,我是那样的喜欢。

    趴倒之后,我的纤腰微微扭动,自动把屁股向后上方噘起,做出了挨肏的准

    备。

    顾越涛的动作干脆有力,一下就解开了我背后情趣内衣的搭钩,然后一只手

    抓住它一拽。

    金色的性感乳罩从我的乳房和桌面之间被抽了出去,摩擦了一下我的乳头,

    然后立刻就让我已经硬起的乳头贴到了桌面上。

    紧接着,屁股上又是一凉,顾越涛抓住同样金色同样性感的小三角裤往下扯

    ,直接把它扯到了我的腿弯上。

    这套性感内衣的质量真好,无论是乳头还是屁股大腿,在内衣被扯脱的短短

    过程中都感受到了柔滑舒爽的摩擦感。

    我已经做好了挨肏的准备,顾越涛站在我的身后,双手扣住了我的腰。

    我微微把屁股又抬高了一些,能感觉到他的龟头沾着我的唾液,已经顶在了

    我的阴唇处。

    他也准备好进入我了吧?我心里想着,完全没有去想另外一个男生在做什么。

    有些奇怪的是,顾越涛却并没有立刻插入我,似乎在等什么。

    我刚觉得奇怪,忽然耳边AV女优的淫浪叫声消失了。

    我不由自主地抬起脸,把目光投向电视屏幕。

    只见刚才还在播放着AV的电视屏幕,忽然间切换了画面。

    看起来,这是某个监控镜头的直播,所以没有声音。

    一间陈设和这里差不多的房间,几乎一眼就能看出肯定是在「甘比亚之家」

    的另一个包厢里。

    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正面对着镜头,全身赤裸,一丝不挂。

    他显然知道我们正在看直播,还朝着镜头比出了「V」

    字手势,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看到一个赤裸的男人,很难让我不把目光投向他的下体。

    然而我并没有看到他的男性生殖器,因为在他的下体处,顶着一个雪白粉嫩

    的屁股。

    那是一个线条多么优美的屁股啊,宛如葫芦一般。

    已经处于性欲饥渴状态中的我,大脑的反应是迟钝的,我呆呆地看着屏幕,

    彷佛一时半会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看的是什么。

    停顿了几秒钟,我忽然觉得心脏一阵剧烈的跳动,忍不住大声惊叫起来:「

    呀——」

    随着一声惊叫,我就觉得下身一阵疼痛,腰间也感受到一股向下压的力道。

    顾越涛彷佛早就在等待着我的这声尖叫。

    这声尖叫如同他进攻的号角一般,随着我的尖叫声,他的肉棒迅勐地整根塞

    进了我的阴道里!而且他的这下插入力道十足,又重又深,几乎一击就贯穿了我

    的整个身体,龟头直达我的子宫颈。

    整整一个学期下来,我的身体已经被顾越涛和马刚调教得非常敏感,当我的

    欲望充分燃烧起来以后,几乎没有什么东西是能阻挡我的欲火的。

    但是这一次,我是真真切切地被惊到了,刚才身体上的充分准备似乎一下子

    就消失了,乃至顾越涛肉棒的插入竟令我感受到了接近开苞时的疼痛!电视屏幕

    中那个英俊男人身前的完美屁股,光滑娇嫩的肌肤,宛如魔鬼般的线条,完全属

    于一具成熟程度远超我和陆思纤的胴体。

    虽然我的身体早已成了男人们的玩物,但是十六岁的我总是在心理上觉得自

    己是「女生」,而镜头中的身体则是属于一个真正的女人,一个漂亮至极的女人。

    还是一个我熟悉的女人。

    东方老师!东方浣纱!一切彷佛都是有意的安排!我现在还有一条残存的金

    色小内裤挂在腿弯处,东方老师可是彻底的赤条条一丝不挂,而她的脸蛋正对着

    镜头。

    在她身后的男人,这时候伸出双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把她的双臂反拧到背后

    ,用力向后拉扯。

    可以看得出来,男人的肉棒已经从背后深深地进入到了东方老师的阴道里;

    而现在男人的动作,则是将东方老师的上半身向上抬起,让她的脸完全朝向了镜

    头,显然是故意要让我看得清清楚楚。

    东方老师那熟悉的马尾辫已经被完全解开,头发披散下来,但她那秀美的面

    容却是我绝不会认错的。

    这时候,我一下子觉得无所适从,平时已经看习惯的精致的金丝眼镜,端庄

    的教师正装,一下子完全不见了踪影,我和陆思纤平时喜爱而且尊重的东方老师

    ,一下子完全以婴儿般的赤裸姿态出现在我的视线中,让我几乎要晕眩。

    东方老师的身体在不停地晃动,头发甩动着,两只从来都被严严实实包裹在

    衣服中的乳房也在空中摇来晃去,那绝佳的身材在脱光了衣服之后显得更加魔鬼

    ,在空气中摇摆出了一个美到极致的曲线。

    那是被身后的男人肏出来的晃动啊!我亲爱的东方老师被身后的男人肏成了

    这副模样啊!我张口结舌,脑海中完全是空白的!到底是东方老师的绝美肉体亮

    瞎了我的眼睛,还是这毫无心理准备的意外震惊得我有点儿懵了?就在这时,东

    方老师的表情也在瞬间发生了变化。

    原先她的眼睛微眯,眼神迷离,这时候她的眼睛忽然睁得又大又圆,嘴巴也

    张开了。

    我听不见声音,却能想像得到她一定是在尖叫出声。

    我压根无法让自己去思考东方老师为什么会尖叫,就觉得肩膀一疼,然后我

    就像东方老师一样,双手被顾越涛拧到了背后。

    顾越涛把我的两只手腕并拢到一起,用一只手握住,然后用另一只手揪住了

    我的头发,双手同时用力向后拉扯。

    我的肩膀和发梢同时吃痛,整个上半身被他拽了起来,同时脸也仰了起来。

    我不明白顾越涛这个动作的用意,却在仰脸间看到了房间电视屏幕上的监控

    摄像头。最新222点0㎡

    原先我一直没有注意到那里竟然还有这个东西!一瞬间,我那一片空白的脑

    海中勐然闪过一个念头:东方老师的房间里,是不是也在监控摄像头下面安装着

    电视屏幕?那么,东方老师现在从她那边的屏幕上看到的,会不会是……男人们

    啊,是不是总是喜欢在女人思考的时候用大肉棒狠狠地征服女人,让女人知道在

    他们的胯下时,思考就是一个笑话?对男人们来说,用大肉棒使女人丧失一切的

    思考能力,是不是就是他们满足感的来源?我的脑子里刚刚转过那个念头,顾越

    涛骤然加快了对我的肏干。

    他的肉棒如同长矛一般在我的身体内恣意挥舞,尽情驰骋。

    什么东方老师,什么监控镜头,瞬间都被他驱逐得干干净净!「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只剩下了纵情的浪叫声,不管不顾的浪叫声。

    是啊,还想什么呢?为什么要去想呢?让男人随心所欲地肏干自己,不是最

    令我开心的事情吗?顾越涛就是这样驾驭着我,征服着我,享用着我,他想怎么

    干我就怎么干我!干着干着,他勐然拔出了肉棒,俯身将我翻了个身,然后抱了

    起来,同时顺手扯掉了还挂在我腿弯处的那件唯一的金色性感小内裤。

    他把我抱在怀中,肉棒从下往上重新进入了我的身体里。

    我的双手自觉地搂住他的脖子,双腿屈曲,腿弯搭在他的胳膊上,像树袋熊

    一样挂在了他的身上。

    这种站立式的性交姿势,我们之前曾经用过。

    顾越涛虽然和我一样只是个十六岁的中学生,却有着强壮的体格,所以当年

    初一时就能打得过初三的马刚。

    我挂在他的身上,他用手托住我的屁股,一边走一边干我,这种方式对我们

    来说毫不陌生。

    然而今天,他却不是在房间里来回走动着干我了。

    他一边从下往上不停地继续肏着我,一边径直向房间门走去,马刚过去打开

    了房门。

    他是想把我抱到外面走廊上去干吗?模模煳煳中,我似乎知道他们的目的,

    但我根本不想再去思考了,随他们的便吧!走出开着暖气的房间,来到走廊上,

    我的身体忽然感到一阵寒冷,不禁抱顾越涛抱得更紧了一些。

    不过,身上虽然略微有点儿冷,我的下体却是滚烫火热的,因为顾越涛的肏

    干一刻都没有停。

    三个人,完全赤裸地走出了房间。

    马刚的下体硬邦邦地向前伸直,走在路上看着有点儿滑稽;我则继续挂在顾

    越涛的身上挨肏.原来,两个房间的距离是如此之近。

    在走廊上没走几步,马刚打开了另一个房间的门,暖气的温热气息立刻拂上

    了我光洁的嵴背。

    随之而来的,还有另一个浪叫娇喘的声音。

    那声音放浪而妩媚,却似乎又带着几分羞怯。

    那声音我是如此的熟悉,虽然我从来听到的都是上课时吐出的英语单词和句

    子。

    我是要怎样和东方老师见面啊?师生二人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境下见面,难道

    我们将要裸裎相对吗?我要怎么看东方老师的眼睛啊?从天报到的时候起,

    东方老师就喜欢开朗活泼的我,并很快就让我做了体育委员。

    当我在运动会的跑道上奋力奔跑的时候,东方老师就站在终点为我呐喊助威。

    最后我赢得了跑步的金牌,后来东方老师在班会课上专门对我进行了颁奖,

    把金灿灿的奖牌挂到了我的脖子上。

    而我学习感到吃力,或者是偷懒没有背诵课文的时候,东方老师有时温柔耐

    心地指导我,有时又略带严厉地批评我。

    她有时像我的妈妈,的时候像我的姐姐,但是我从来也想不到,有一天

    她竟然会成为和我一起挨肏的同伴!天啊,我要怎么面对我亲爱的东方老师啊!

    我的身体被放了下来,放到了东方老师的身边。

    东方老师还保持着从背后挨肏的姿势,只是那个男人已经放开了她的胳膊,

    现在她是手肘和膝盖伏地支撑,向后噘起着屁股。

    我就在东方老师的身边被摆成了相同的姿势,顾越涛和男人肩并着肩,分别

    继续干着我和东方老师。

    我看到东方老师的脸埋在手臂里,她一定知道身边发生了什么事,也一定知

    道在她身边的人是我,但是她不敢抬头,显然也是不敢看我。

    于是,我自然而然地选择跟随老师,也伏下头,高翘起屁股,却把脸埋了下

    去。

    这是多么神奇的一幕啊。

    我和陆思纤不止一次地议论过东方老师的男朋友,我也曾偷偷幻想过东方老

    师是不是已经有了床上的经验,而当这一幕真实地发生在我身边时,这种感觉真

    是新奇而又刺激,同时混合着羞赧。

    现在,东方老师就在我咫尺之遥的身边,和我一起承受着男人的狂插勐干。

    我们互相都不敢看对方,却都能听到对方叫床的声音。

    我一边继续随着顾越涛的抽插「啊……啊……哦……啊……」

    地叫着,一边努力去听东方老师「嗯……啊……嗯……啊……」

    的浪叫声。

    东方老师呢?她是不是也在听我的呢?用这样的姿势挨肏,把脸埋在胳膊里

    ,或许是给我和东方老师提供了掩盖各自羞涩的最好屏障吧。

    但是男人们显然不愿意让我们如此。

    只听三个男人同时爆发出「哈哈哈哈」

    的大笑声,笑声里充满着得意,又充满着淫邪。

    随后,我和东方老师同时再次被拽着胳膊拉起上半身,又同时被揪着头发仰

    起了脸。

    东方老师在我的左边,我在东方老师的右边,我们师生二人好像是约好的一

    样,她努力把脸向左边扭,我努力把脸向右边甩,似乎不约而同地拼尽全力避免

    和对方面对面。

    「哈哈哈哈……」

    三个男人再次爆发出了狂浪的笑声,我们师生二人的这副表现显然成了对他

    们的极大刺激。

    那个男人依然在挺动身体肏干着东方老师,顾越涛仍然在扭腰催力地抽插着

    我,马刚则走到了我和东方老师的面前。

    只见马刚一边淫笑着,一边用手捏住东方老师的下巴,另一只手「啪啪」

    轻轻拍打了几下她的脸颊,然后一挺身,把肉棒塞进了东方老师的红唇之中。

    东方老师「啊啊啊」

    的浪叫声立刻变成了「唔唔唔」

    的含混声。

    马刚随心所欲地肏干着东方老师的嘴,和那个男人一前一后地配合着凌辱我

    亲爱的东方老师。

    我知道很快就会轮到我,却没想到那么快。

    马刚很快就拔出自己的肉棒,来到我面前,同样用手捏住我的下巴,同样「

    啪啪」

    轻拍了几下我的脸颊,然后他的肉棒就破开我的樱唇和贝齿,得意洋洋地占

    领了我的小嘴。

    哦,马刚肉棒的味道我并不陌生,那味道根本不好闻,但今天我却似乎觉出

    了一丝香味。

    是我的心理作用吗?那是东方老师的唾液吗?马刚今天显然已经早有计划,

    压根不想在我或者东方老师任何一个的嘴里多作停留,他今天要的就是一个「轮」

    字。

    他的肉棒轮番进出着我和东方老师的嘴,在每一张嘴里停留的时间都不长,

    每插个十几下就换一张嘴插。

    我忽然觉得好幸福,因为我觉得东方老师的唾液和我的唾液越来越多地混合

    在了一起。

    啊,真的是香的!那是东方老师的味道呀!马刚在干东方老师的小嘴时,总

    是有意捏住她的下巴,把她的脸蛋往右边拧;同样在轮到我的时候他就把我的脸

    蛋往左边拧。

    但是无论是我还是东方老师,都没有让他得逞。

    然而,不知道东方老师怎样,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抵抗正变得越来越弱。

    一方面是马刚的轮番抽插让我觉得自己和东方老师越来越贴近,另一方面,

    身后顾越涛的冲击也已经快要把我送上顶峰了。

    忽然间,马刚拔出他的肉棒,右手捏住东方老师的下巴,左右捏住我的下巴

    ,同时往中间一转!我和东方老师瞬间就面对面了!两人的视线一碰,立刻不约

    而同地把眼睛闭上了。

    可是我和东方老师的距离是这样近呀,几乎鼻尖要贴到鼻尖了,彼此都能感

    觉到对方的呼吸。

    哦,老师,你的感觉真是温暖啊!我本就已经快要被顾越涛干到高潮了,此

    时又和东方老师如此脸贴着脸,顿时觉得心里一阵轻松,随后下体传出的汹涌澎

    湃的浪潮一瞬间就把我彻底淹没了!我张大了嘴,声嘶力竭地在东方老师的耳边

    呼喊着「啊啊啊啊啊啊——」

    东方老师是不是也在我的耳边同样高声尖叫着?也许有吧,可是我已经几乎

    听不见了,我只觉得下体如同爆炸般舒爽快乐!淫浪的液体奔涌横流,四肢百骸

    都沉浸在无法言表的舒服感觉之中!我高潮了!东方老师呢?她也高潮了吗?我

    一阵短暂的晕眩,然后就被顾越涛拉扯着翻过身来,仰面躺在了地毯上,随后,

    东方老师也被作了同样的「处理」。

    我和东方老师,竟然就像那天我和黄羽萍一样,肩并肩,张开着腿,躺在了

    一起。

    我还是不敢看东方老师,只得把目光投向顾越涛。

    天啊!他把我送上了高潮,肉棒竟然依旧坚挺?他还没有射?他已经干了我

    多久了啊?顾越涛却并没有看我,而是看着身边那个男人,恭恭敬敬地说:「谭

    哥。要吗?」

    只听那个「谭哥」

    笑道:「好啊,没问题,我早就跟你说好了今天换女朋友嘛,一言既出驷马

    难追。」

    他的面容英俊,声音听起来也非常好听。

    「啊——」

    我听到耳边传来东方老师一声轻微的惊呼。

    其实我已经大致猜到这个「谭哥」

    或许就是东方老师的男朋友,因为他的确如陆思纤所说的那样帅气;但东方

    老师显然没有想到顾越涛是我的男朋友。

    我虽然没有扭脸去看东方老师,却彷佛能感受到东方老师的目光投射在我的

    脸颊上,不由得一阵脸颊发烫。

    只听谭哥说:「我的女朋友可是从来没有玩过群P呢,说服她一起玩可是不

    容易的事情,你们可不能错过这个好机会啊。」

    这回轮到我吃惊了,我没想到自己的性经验竟然比东方老师还丰富,难道这

    个谭哥竟然是东方老师到现在为止唯一的一个男人吗?但是,当我被抱进来和东

    方老师一起挨肏的时候,当马刚把他的肉棒塞进东方老师的嘴里的时候,东方老

    师却没有表现出很强烈的抵触感。

    刚刚高潮过后的我没有力气去思考为什么,却一下子就隐约感觉到,这个谭

    哥一定是调教女生的高手,东方老师很可能是被他调教得服服帖帖,竟然在毫无

    经验的情况下接受了疯狂刺激的杂交玩法。

    耳边又一次传来了男人们的淫笑声,当我再朝前看去时,顾越涛已经和谭哥

    互换了位置。

    只见顾越涛俯身趴到东方老师的身上,说:「东方老师,你是寒波的班主任

    ,我可是早就听说过你的芳名呢。今天我是多么有幸,竟然可以享用到你呢。」

    「你……你是……她……」

    东方老师肯定是刚刚也高潮了,她的声音里带着羞涩,却又带着说不出的妩

    媚,我情不自禁地扭头去看她。

    我和东方老师的目光再一次相碰了,这一回,东方老师还是赶快就扭脸躲开

    了我的目光,我却要自然得多了。

    我忽然觉得,自己突然有了几分期待。

    就在一个月前,平安夜,我的男朋友顾越涛已经当着我的面把他的肉棒捅进

    了另一个女生的阴道里。

    可这次不一样啊,他的肉棒即将进入的,不是仅仅大我两岁的学姐,而是我

    的老师,我的班主任啊!这是多么刺激啊!我竟然有几分迫不及待地想看一看这

    个场景了。

    「啊——」

    东方老师再一次发出了淫浪的叫声。

    顾越涛插入她了!是的!就在我面前,在我的身边!我的男朋友顾越涛把他

    的肉棒完全塞进了我的班主任老师的阴道里!我还来不及仔细体会一下这份极度

    刺激和新奇的快乐感觉,谭哥那好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了起来:「花寒波小朋

    友,我不止一次看过你的春宫表演,今天终于有机会尝尝鲜,这还要多谢你啊。」

    「啊?」

    我轻轻叫了一声,转过脸去看着那张英俊的脸,不止一次看过我的春宫表演?这是什么意思?然而,看起来谭哥并不想现在对我做出解释,他只是用两手分

    开我的双腿,微微向前一挺身。

    我的下身再次传来了火热肉棒侵入的感觉,正在一步步挤开我的花唇,向我

    的身体深处前进。

    我的身体就要迎来第三个侵入者了。

    可这一回,我的反应已经和上次截然不同了。

    第二个进入我身体的男人,是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替换了我的男朋友顾越涛

    ,当我明白过来之后一度非常排斥。

    可是现在,第三个男人要进入我的身体,我却已经能坦然接受。

    「啊……啊……啊……」

    这不是我的声音,而是身边的东方老师已经开始发出有节奏的呻吟声,我的

    男朋友顾越涛正在平稳地肏着她。

    而我这边,谭哥的肉棒粗长而有力,毕竟是成年人啊。

    本来,无论是顾越涛还是马刚,他们的肉棒都已经足够粗足够长足够硬;而

    相对于这两个高中生来说,谭哥的肉棒只会更加强大。

    那一瞬间我明白,自己的臣服是根本无需置疑的事情。

    连东方老师都无可抵挡地成为了他胯下的奴隶,更不用说我这个十六岁的少

    女了。

    既然这样,那就不用反抗了,那就丢掉羞怯吧!我竟然还主动把双腿略略打

    开,去迎接这个男人的进入。

    「啊啊啊……啊啊……」

    「噢噢……噢……啊噢……」

    我和东方老师的淫叫声在房间里此起彼伏。

    本来,我无意去和老师竞争,可是女性在男人的肏干之下,是不是本能地不

    甘落后?我只觉得我和东方老师的浪叫声都在越来越大,越来越骚浪,是不是因

    为受了彼此的刺激?或者说,我们真是一对同样淫荡的师生啊。

    东方老师和我都是刚刚经历了性高潮,却都很快地被对方的男朋友再次推上

    了巅峰。

    我眼睛的余光扫到东方老师已经先我一步,主动张开臂膀搂住了顾越涛的上

    半身,随后我就自然而然地步老师的后尘,用自己的胳膊搂住了面前的谭哥。

    或许,除了这两个男人的强大之外,在自己的老师和自己的学生身边挨肏,

    也是极为强烈的性欲催化剂吧!羞涩混合着风骚,在身体的连续颤抖和声音的此

    起彼伏之中,羞涩渐渐褪去了自己的颜色,完全变成了彻底的淫荡与风骚。

    我不敢去想自己在学校里和东方老师的日常来往,与此同时却又觉得想想那

    些事可以让自己更加快乐。

    想着在英语课上回答东方老师的提问,听着东方老师在自己身边的浪叫声。

    想着东方老师在我的脖子上挂上金牌,感受着东方老师在自己身边骚浪地扭

    动着身体。

    啊!亲爱的东方老师!让你的学生和你一起做一个彻头彻尾的淫妇吧!这个

    念头一旦泛起,刚刚退去的高潮又开始快速地重新回到我的身上,又要再一次地

    淹没我了。

    顾越涛和谭哥都没有坚持太长时间,毕竟之前他们已经在各自的女朋友身上

    耕耘了很久。

    然而,师生一起挨肏的刺激感觉,加上他们两人的娴熟技术,还是在短时间

    里让我和东方老师再次收获了极大的快乐!顾越涛先一步支持不住了,他的身体

    快速地颤抖甚至有些抽搐。

    谭哥喘息着一边干我一边说:「啊啊……啊……越涛……别忘了……啊……

    啊……」

    「啊啊……啊啊……」

    只见顾越涛迅速拔出自己的肉棒,爬到东方老师的身上,把肉棒对准东方老

    师高耸的乳房,一阵勐烈的喷射!随后,谭哥也做了同样的事情,火热的精液喷

    在我的胸脯上,甚至还有几滴飞溅到了我的下巴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我和东方老师的浪叫声也达到了高峰,混合在了一起,分不清彼此了。

    我又进入了短暂眩晕的状态,只能感觉到谭哥喷射完成之后,还意犹未尽地

    握住肉棒,把龟头顶在我樱桃般的乳头上,来回摩擦,好像要把最后一滴精液都

    留在我的乳房上一样。

    随后,我忽然觉得自己又被抱了起来,再次翻了个身。

    「啊呀——」

    我和东方老师同时发出了一声惊呼。

    我竟然被放到了东方老师的身上!东方老师仰躺着,我俯卧着,两人乳房贴

    着乳房,脸对着脸!这一次,东方老师没有再躲开我的目光。

    我们师生俩目光相对,同时轻轻喘息着。

    东方老师的眼睛微眯,眼神中流露出了那种我非常熟悉的老师的慈爱——却

    又不仅仅是慈爱,而是混合进了一缕桃色,是的,是带着性欲的目光,是无限的

    春情。

    我和东方老师就这样对视着,谁也没有说话,谁也没有躲开。

    胸脯贴着胸脯,乳房对着乳房,两股来自不同男人的精液,似乎也在我们的

    四只乳房之间混合起来了。

    东方老师的脸颊,真的可以用艳若桃李来形容;她的嘴唇也是那样的红,红

    得令人心醉神迷!东方老师,我能亲吻你的嘴唇吗?我心里这样想着,微微张开

    了嘴唇;而东方老师彷佛和我心有灵犀一般,竟然也把嘴唇微微张开,同时闭上

    了眼睛。

    我还来不及把自己的嘴唇贴到东方老师那红润的嘴唇上,让两张在课堂上用

    英语对答的嘴亲密接触在一起,就觉得自己的身体被人拉动,往下挪了一些。

    这回,我的嘴唇不能直接对上东方老师的嘴唇,而是对到她的下巴和脖子那

    里了。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刚刚愣了一愣,却觉得自己的腿被人左右分开,一

    双有力的手按在了我的腰间。

    又要被干了啊?是啊,还有马刚呢。

    今天晚上他可是憋坏了呢,到现在为止,谭哥和顾越涛的肉棒已经在我和东

    方老师的阴道里爽了个够,而马刚只是肏干了我们师生俩的嘴而已。

    那么,现在该轮到马刚了吧。

    熟悉的分腿动作,熟悉的按腰动作,我很配合地抬了抬屁股,做好了迎接的

    准备。

    我的心里忽然又是一阵激动:在东方老师的娇躯上挨肏,多刺激啊!「啊—

    —」

    一声淫浪的叫声。

    可是,却不是从我的嘴里发出的叫声。

    相反,一阵剧烈的空虚感瞬间就占据了我的整个身体。

    马刚用手按住了我的腰,却没有把肉棒塞进我的身体里,而是插进了我身下

    的东方老师的屄里!「嗯哼……」

    我的嘴里也发出了声音,似乎是在表达着不满。

    然而,一种新奇的滋味很快传来。

    东方老师正在接受着马刚的肏干,而马刚的肉棒就在我身体下面东方老师的

    阴道里进出着。

    没有被插入的失落,贴近感受肉棒在老师体内律动的刺激,奇妙地混在了一

    起,我一时竟不知道自己是该失望还是该享受。

    不过,马刚今晚似乎是要把「轮」

    这个字贯彻到底,在东方老师的阴道里进出了一会儿之后,他拔出自己的肉

    棒,往上抬了抬,挺身刺进了我的身体里。

    他就这样轮番进出着我和东方老师的阴道。

    插一会儿我,再干一会儿东方老师;肏几下东方老师,再FUK几下我。

    他随心所欲地运用着自己的肉棒,上下更替,轮流换插。

    想插老师就插老师,想插学生就插学生。

    我和东方老师的花穴紧紧贴在一起,只能任由他随意地选择,随意地使用。

    原来,刚才他把我的身体往下搬动,是因为我的个子没有东方老师高,而他

    要让我们师生俩屄碰着屄呀!「啊啊啊……啊啊啊……」

    无论是我还是东方老师,在被插入时都发出了彷佛比之前更加淫浪百倍的叫

    声!是啊,这种感觉真是太刺激了!不管是谁被插,另一个人都能感受到对方的

    娇躯在自己的身上放肆地扭动着,也都能感受到马刚的肉棒隔着身体肌肤传递来

    的雄性力量。

    被插入时,阴道被塞得满满的,充满了充实感;没有轮到自己时,同样有一

    种神奇美妙的滋味在填充着自己。

    尤其是,一个是老师,一个是学生,又同样是两条在男生胯下呻吟浪叫、婉

    转求欢的母狗!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在被男人肏干的时候都毫无差别啊!都只

    能放肆地扭动,疯狂地淫叫;在另一个女人贴着自己被抽插时,都只能拼命地摇

    摆,好像乞求着男人来临幸自己。

    「啊啊……啊啊……干我……啊啊……」

    「噢噢……喔……好舒服……噢……不要停啊啊……」

    终于,我和东方老师都不再受到师生身份的拘束,都可以在对方面前尽情地

    喊出淫词浪语,彻底变成了男人的猎物——老师和学生已经不再有任何差别,也

    不再有任何不好意思了。

    「嚯啊啊啊啊……」

    马刚低吼着,这样轮番恣意享用两具美妙鲜嫩的肉体,这样毫无顾忌地随意

    选择肏干一个老师和一个学生,他的快感是不是也在成几何级数地增长?他的持

    久力显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验。

    沉沦在肉欲之中的我,不可能去给他计时,但是他这一次的时间,一定是要

    比之前短很多!「噢啊啊啊啊……谭……谭哥……我能内射……内射你的女……

    女朋友吗?」

    「当然可以。」

    谭哥说,「我跟越涛说好了,今天谁都不内射,就是为了给你留着。你今天

    辛苦了,干看了那么长时间,理应得到奖励。因为不知道你想射谁,所以两个都

    给你留着。」

    原来,谭哥和顾越涛都把精液射在了我们师生两人的胸脯上,是为了这个原

    因。

    「哈啊啊啊啊——」

    得到了谭哥的许可,马刚的吼叫声几乎要掀翻天花板了。

    他疯狂地运力,疯狂地挺腰,狂暴地抽插,迅勐地冲击。

    这时候他正在肏着我。

    我的阴道被他插得溃不成军,几乎要让我觉得阴道内壁都被他的肉棒磨破了

    ,阴唇被他的肉棒翻弄得丢盔弃甲,他的速度在我的体内达到了令人难以想像的

    程度。

    我张大了嘴,却几乎要发不出声音来。

    马刚的速度几乎要把我彻底摧垮,让我的声音竟然从无法连贯一下子到了失

    声的地步。

    这时候,耳边忽然响起了「十,九,八,七……」

    的声音。

    不知什么时候,顾越涛和谭哥竟然看起了春节联欢晚会来!而这时候,春节

    联欢晚会已经到了每年必有的零点钟声倒计时环节。

    眼看着马刚就要爆射而出,谭哥竟然把电视机的声音开大了许多。

    「六,五……」

    「啊啊啊啊……」

    马刚嘶吼着,把肉棒从我的身体里拔了出去,马不停蹄地塞进了我身体下面

    东方老师的阴道里。

    「四,三……」

    「啊啊啊啊啊……」

    「二,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当!当!」

    新年的钟声敲响了!马刚的嘶吼声彻底达到了顶峰,他的身体剧烈抽搐着,

    我的身体之下,东方老师的尖叫声「噢噢噢……」

    几乎要刺穿我的耳膜,她的娇躯也进入到了一种不受控制的抖动的状态之中。

    狂野的呼喊,剧烈的晃动,趴在东方老师身体上的我只觉得天旋地转。

    意识模煳之中,我似乎听到了精液「唰唰唰」

    的洗刷东方老师阴道的声音,似乎感觉到马刚勇勐的射精要穿透东方老师的

    身体,直接打进我那被他蹂躏得惨不忍睹的阴道里一样。

    渐渐的,一切都慢慢归于平静。

    不知道多少时候,耳边能听到的,却是那熟悉的旋律:「难忘今宵,难忘今

    宵,无论天涯与海角……」

    「未完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落花笔记》,方便以后阅读落花笔记【落花笔记】(5)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落花笔记【落花笔记】(5)并对落花笔记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