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

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短篇)

类别:现在情欲 作者:不详 本章: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短篇)

    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短篇)

    夏日的某个夜晚,翻涌的大海上,一队由数艘大船组成船队晃悠的航行着。

    打头的一艘最大的船上,林三虚弱的躺在床上。

    经过一下午狂风巨浪的洗礼,此时已处于半睡半醒之间,思绪却飘回了京城

    的林家大宅里。

    邦~邦~叭,邦~邦~叭。

    京城林家,天下家丁扶林家的后宅与外墙的夹道里,一个十五六岁的小

    斯提着一盏发黄的灯笼,敲梆打点的走出来。

    小六子,是林府新进家仆,来林府已经一年多了。

    十五六在那个年代已经就可以看做是大人了,在别家里就得跟着大人干一些

    杂活了,但是林三受现世教育的影响特意给了他个值更打更的活儿,也算是照顾。

    小六子提着灯笼打着梆点围着后宅转了一圈,转过弯来就是内院。

    古代的大户人家的宅子都分个前后院,前院是一般的朋友与下等的家仆院工

    们工作生活的地方,后院是招待亲朋挚友以及家里的管家管事们生活的区域,后

    院还有一个单独的区域,是家里的主人主母们生活的地方,这里也被称之为后宅。

    入夜了别说是下人,就是本家的少爷到了一定年岁也得搬出去住。

    (上述纯编)小六子转过弯来就看见后院东边的一间厢房灯火通明,光亮透

    过门窗照在房前的走道上。

    今天是十五,大户人家特别是做生意的大户人家每逢初一十五就得拢账,三

    节还得查账对账。

    今天是十五,账房里亮着灯这是还没对完呢,可见这林家的生意是何等的兴

    隆啊。

    小六子心中暗暗为自己身为林家一员自豪,手中的梆子敲得更响亮了。

    距离不远几步走到房前,路过窗子拿眼一瞟小六子就呆住了。

    透过窗缝,隐约瞧见房内有一个黑白相间的巨大物体,还有嗯嗯呜呜的声响。

    紧接着啪的一声响,一个威严的男子声音响起:「慌什么!好好做!」

    小六子一个激灵就跑了,至于有没有敲错钟点就不知道了。

    账房里,大管家四德正在陪着两位主母拢账。

    平日里拢账主要有萧玉若负责,此次萧玉若陪着林三去了高丽就由巧巧和洛

    凝代替了。

    巧巧和洛凝吃过午饭就带着丫鬟来到账房和四德进行拢账工作,入夜时分,

    两个丫鬟就回后宅收拾去了。

    丫鬟走的时候一时匆忙门窗就没有关严,就下了一丝缝隙。

    账房内,红烛高挑,灯火通明。

    窗前一张书桌上账册凌乱,桌前一张硕大的太师椅上坐着一个浑身黝黑肥腻

    一丝不挂的胖子,眯着眼仰着头,一手扶着书桌一手垂于桌下。

    书桌下,两条黑腿间,跪坐着两位只披着薄纱的曼妙妇人。

    高挽的发髻正交替着起伏着,仔细听还有细细的吮吸声。

    房间里,地上,屏风上,书架上,到处都挂着一丝丝一缕缕的绫罗锦缎。

    若是绕过屏风,古朴的架子床上还有更加凌乱的散碎衣物。

    回到窗前,端坐于太师椅上一脸惬意的胖子自然是这林府的大管家四德了,

    两腿之间不是巧巧和洛凝还能有谁。

    巧巧和洛凝两人跪坐在四德胯下,身上只有一件不知道从哪扯下来的薄纱围

    系在胸前。

    透过只能将将遮住臀部的薄纱映入眼帘的是那白里透红,粉嫩柔和的嵴背。

    只是这原本如美玉般的凝脂玉背上布满了一道道一块块殷红,让人不禁心头

    火热,薄纱下圆滑的翘臀上一个个鲜红的巴掌印在白嫩的翘臀上,更让人热血沸

    腾。

    四德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右手扶着书桌,左手拉扯着洛凝的丁舌左右晃

    动。

    粗糙的手指感受着柔嫩的香舌的滑腻,不时的将手指捅进洛凝的嘴里将其狠

    狠地撑开扩大揉捏。

    堂堂金陵才女竟被人玩弄的口歪眼斜,口水横流。

    即便如此洛凝却一脸痴迷的努力的摇晃着脑袋用她那吟诗作对的红唇丁舌吮

    吸着舔舐着肥腻男子的黑乎乎的手指,连指甲缝都没放过。

    另一边的巧巧努力的张着嘴鼓着腮帮子吞吐着比脸还长出一大截的阳具,艰

    难的将其裹入口中,用小舌头快速的绕着龟头马眼打着圈圈,巧巧的丁香小舌像

    一条惊慌失措的游鱼一般不断的向一个小洞里钻去。

    吸~~~哈啊~~~~。

    巧巧的口技在四德的调教下是越发的纯熟了,这红鱼探洞舔的四德是龟头勐

    涨腰眼发麻。

    吸熘~呼~~~,吸熘~呼~~~。

    这些日子以来,巧巧也已摸到了一点四德的喜好。

    这不耳听得身前人的反应,赶紧裹动几下以舒缓四德的精神。

    如此温柔可爱的曼妙佳人侍奉的却是一个黑球一般的肥猪男,更让人想不到

    的是这个肥男还是美妇人家的一位家奴。

    如此这般真真羡煞旁人也。

    四德眯着眼睛一边玩弄洛凝,一边享受着巧巧的口舌服务,这已经是不知道

    第几次中场休息了。

    自打午饭时巧巧和洛凝来账房拢账,四德就当着两个丫鬟的面把二人的衣衫

    尽数扯碎,扔了个满屋满地,两个丫鬟也是识趣转身就出去立于房门之外,直到

    傍晚时分才在四德的吩咐下回去后宅装作两位主母已经回了后宅。

    大白天的在这人多眼杂的地方公然和家里的管家玩这种二女侍夫之事,对于

    深受封建礼教束缚的良家女子开讲是一种巨大的挑战,但是服从又是礼数的重中

    之重。

    因此,这一下午可把二女给折磨透了。

    强打精神控制自己呻吟浪叫,偏偏四德的阳具又令二人魂游天外。

    再加上语言上的引诱挑逗,动作上的狂风暴雨,而不时落下的手掌,一声清

    脆中夹带着阵阵啼鸣。

    这真的是,林三在海上被狂风暴雨搞了个筋疲力尽欲仙欲死,两位娇妻在家

    中被弟兄草弄了个感同身受。

    不知此时的林三有没有想到,还是说已然昏昏睡去。

    慌慌张张的小六子一路跑到前院了才喘着粗气停下,理了理心神。

    要说他看见了也就不这么慌张了这一眼隐约能看见,正当仔细观瞧的时候被

    人一声断喝自然吓个半死。

    在大户人家做事不该看的不能看,不该听的不能听,不该说的不能说。

    这些话已经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

    心里虽然觉得不应该,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迷迷煳煳的小六子转完了前院提着灯笼回更房。

    更房在后院的深处,和后宅是挨着的。

    要说离后宅最近的房子,那更房就是了,这主要是工作需要。

    主家自然是不用听更行事,这打更是打给老妈子丫鬟仆人们的,有事别误了

    点。

    插上前后院的小便门,转过一个弯,小六子下意识的向账房瞄了一眼。

    原先只有一条细缝的窗子现已大开两侧,两个高挽发髻的美妇人,四条白藕

    般的玉臂撑在窗台,四颗欢脱的玉兔反射出一片柔和的烛光,两位女子都摇头晃

    脑,一脸沉醉迷离的表情。

    东侧的女子动作更为剧烈一些,胸前的两只大白兔跳动也更加欢快,杏口大

    张,一曲不知是难过痛苦还是欣愉满足的曲乐自此传来。

    西侧的女子虽没有如此引吭高歌连绵不绝,也如和音一般丰富了乐曲的层次

    ,一下子就让小六子沉迷于此无法自拔。最新222点0㎡

    小六子躲在旮旯里,目不转睛的看着两位女子偏偏舞动,耳朵里听着引人入

    胜的清音二重唱,彷佛天地间突然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正当小六子瞪大眼睛想要看的更真切的时候,一道柔和的亮光撒下天地。

    借着月光的帮助小六子发现这俩人有点熟悉,这不正是自家主母。

    西侧的那位不正是自己心中的女神,自己心中完美妻子一样的巧巧夫人吗!

    咳!咳!呜~看清真相的小六子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好在机灵赶紧捂住嘴

    慢慢的顺气。

    啊~~呜~呜~呜呜呜,嗯嗯嗯嗯~~啊~啊~啊~~额~~~~~。

    他这一咳,惊醒了两个人。

    正在被草弄的洛凝一下子就慌了神,四处张望之下又没发现异样,心思一松

    就又一次丢了身子。

    旁边的巧巧也是一惊,四下里也没发现什么,心思一紧一松之下身子也有些

    发软。

    四德早就发现了有人在外,只是他不在意这些。

    放过巧巧,四德两手抓着洛凝白嫩的翘臀,十指用力,一推一抓就把还在颤

    抖的洛凝再次固定在窗台书桌上。

    洛凝的整个腰腹完全附着在书桌上,上半身自胸下全探出窗外,一只手抓着

    窗扇一手抓着窗台。

    四德轻提一口气,双手大拇指扒着臀缝向外一翻,鲜红的肉穴咬着龟头就呈

    现在了两人眼前。

    啪~,一声清脆的撞击声。

    咣~,一声沉重的磕碰声。

    啊~~,一声拖着长音的妩媚的呻吟声。

    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越来越快。

    咣咣咣咣咣咣~,磕碰声连成一片。

    啊~啊~,嗯~嗯~,额~额~,咿咿呀呀的呻吟谱成乐章。

    啪啪啪啪啪啪,说出来。

    「咿呀~啊~,不行了~,啊~啊~啊~额,不行了~啊~~啊~。」

    「什么不行了啊!说!谁不行了!」

    「嗯嗯~~哦哦~~凝~凝~凝儿的~凝~~啊~啊~!」

    「快说!对着前边的人说!快点!不说干死你?」

    在这个角度下没人能看见阴影中的小六子,但是小六子已经忘了自己还提着

    一盏灯笼呢,漆黑的阴影里一盏橘黄色的灯笼照着小六子的腿。

    这会小六子早就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连四德说的什么都没听见,满耳朵

    里都是洛凝的浪叫声。

    「啊额~~~。」

    本就敏感的洛凝在在一句话的刺激下又攀上了顶峰,身后的四德却没有轻易

    地放过她。

    「啪啪啪啪啪啪~,说!不说出来不停!」

    「啊~啊~啊~凝儿不行了~,凝儿受不了了~,凝儿的小~啊~,凝儿的

    小逼不行了~啊~啊~,巧巧姐姐救救凝儿吧~啊~。」

    「爽不爽,主人草的你爽不爽!快说!」

    「额~~额~~,爽~~,凝儿~~好爽~~,好快活~啊~~额~~」

    洛凝已经无力支撑自己双手垂在窗外,满头秀发也已经散乱开来。

    四德双手使劲拿捏着洛凝那已经被掐紫的翘臀,硕大的身躯重重的冲击着洛

    凝的蜂腰翘臀。

    要是没有这张书桌,没准洛凝会被顶出窗外。

    四德双手撑在桌子上整个人半伏在洛凝身上,将粗大的阳具深深插入洛凝的

    花房深处。

    缓缓的画着圈,持续不断的刺激着洛凝的内心深处。

    四德腰晃动的越来越快,紧接着腰身一挺。

    「嗯……,呼……」

    「额啊~~~。」

    洛凝在阳精的刺激下像是触电一般能的挺起上身又重重的落下,哼哼唧唧的

    抽搐。

    四德看着抽搐的洛凝,混沌决一转,一股暖意自插入处扩散开来,洛凝在这

    股暖流中呢喃一声就沉沉睡去,伴随着最后一股清凉回归丹田,四德放开已不省

    人事的洛凝。

    一手揽过来,几步走过屏风将其放在床上。

    转身向巧巧走来。

    窗外明月高悬,窗边美人肃立。

    刚才激烈的场景早就令巧巧连日来惨遭蹂躏的玉蚌潮水泛滥瘙痒难耐。

    四德扫视了一眼墙角,揽过巧巧低头在其耳边一番耳语。

    巧巧本就潮红的身子更加鲜艳欲滴了,偷眼瞄了一眼亮灯处,巧巧抿着唇抬

    起一条玉腿,踮起脚尖,两条玉臂环住四德的脖颈,轻轻一跃就挂在了四德的肚

    皮上,油亮的肥肉根本无处着力,巧巧努力的控制着自己慢慢的向下滑去。

    鲜嫩的小穴,挺立的阳具,龟头撑开阴唇,挤入花径。

    巧巧咬着嘴唇闭着眼睛将头埋进四德的肩膀上,细细的感受自己在别人眼前

    被夫君以外的粗大阳具的侵犯。

    经过一下午的调教,现在的巧巧感官已经被放大了几十几百倍。

    花径上每一个褶皱被抻开被赶平,小穴被撕裂的感觉,空气被压缩的感觉,

    双腿滑腻使不上力的感觉,身下空落落的感觉,这些种种感觉经过放大与妇德女

    德之间冲突矛盾的感觉。

    四德尺长的阳具彷佛经过一个世纪一样才被巧巧全部纳入,紧致,温暖,柔

    嫩的感觉自龟头马眼肉棒的每一寸传导至全身。

    四德非常喜欢巧巧这叫人肉小背心,有时候在前院与外人谈生意聊闲天的时

    候也会穿着,得益于四德的体型,别人根本不会发现什么。

    前两天巧巧的父亲董老汉和董青山来京城看巧巧也是被四德这么穿着先去聊

    了大半个时辰,又借着通报大干了巧巧半个多时辰才放巧巧拖着疲惫的身子和鲜

    红的小穴与父亲和哥哥叙旧。

    当天晚上四德又以了解金陵局势为由穿着巧巧与董青山喝了一晚上酒,期间

    还推招换式的比划了一番,可是把巧巧折腾了个够。

    四德等巧巧自己穿到自己身上,稍稍活动了一下,提步就走出房门。

    账房外不远处就是金鱼池,旁边花草怪石,四德找了一块圆滑的大石头一屁

    股就坐在了上边。

    这一坐可把小六子吓了一跳,金鱼池不大又是长条形,最窄处也就是小六子

    与二人相处的位置。

    三人相距不过三五米,好在小六子身在阴影处又有花草遮挡,自以为很是隐

    秘。

    四德斜身坐在金鱼池边,巧巧下身有了底双臂不必环在四德颈上。

    巧巧双手扶住四德的手臂,俏脸枕在四德肩膀上,眯着眼睛冲着小六子。

    皎洁的月光下,巧巧精致的布满潮红的小脸在小六子眼中是那么的清晰明了。

    微皱的双眉,迷离的双眼,颤抖的睫毛,白玉凋刻一般的鼻子,微张的红唇

    ,洁白的贝齿,粉嘟嘟的脸蛋上亮晶晶的干涸的痕迹,再配以恍若天外实则眼前

    的幽怨的呻吟。

    这一切的一切令小六子魂游天外,不知所在了。

    四德仰身躺在巨石上,好在巨石够大,如此巨石想必耗费了主家不少银钱人

    力。

    四德四肢伸展在巨石上,巧巧赤脚努力的蹲在四德胯上,双手撑住四德的胸

    膛,双腿用力沿着一根黑色的导轨做着往复运动,轻声淫叫。

    明月下,池塘边,他人眼前,一绝美仙子赤身裸体跨立于巨石上黑肥丑男胯

    间。

    轻吞缓吐之间,急进急出之时,或上下翻飞,或摇摆不定,与之长舒短叹,

    轻音浪叫,惊雷四起,绵绵落雨。

    明月下,波涛之间,空房独处,梦醒时分,思家乡念同床。

    一人空空落落,一人满满当当。

    【完】


如果您喜欢,请把《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方便以后阅读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短篇)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短篇)并对极品家丁之色魔四德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